王永波电话帮忙查询谢谢了我是敖汉的赵万宝
2016/1/8 3:04:30
找我师傅王永波电话我是敖汉旗的赵万宝15947243595
2016/1/8 4:32:37
1969年时1小队队长是陈鹏展,他的弟弟在2小队叫什么名字谁知道?当时是大队派他带队去海城华子峪搞付业。
2020/4/8 22:11:55
当时"知青"刘玉山,吕光祥,李佰儒,参加了去海城华子峪搞付业,盖楼。
2020/4/8 22:24:50
难以忘怀的记忆(一)
在人的一生之中,3—5年只是暂短的一瞬间。但是这段时间却是我们这代人一生难以忘怀一瞬间。它是我们走向社会,迈进生活的人生第一步,也是我们一生之中色彩最浓重的一笔。那就是上山下乡来到了营口县百寨公社英风寨大队度过了难以忘怀的日子。如今虽然已经过去50余年,却一直是我们挥之不去,魂牵梦萦的地方。
2020/4/12 21:15:53
难以忘怀的记忆(二)穿越时空隧道,我们回到1968年10月5日早晨5时,鞍山12中学的操场上,聚集着1600名66.67.68届毕业生登上解放军的敞篷车将奔赴营口县的官屯.虎庄.百寨公社插队。在市中心广场召开誓师大会后浩浩荡荡奔向各自目的地。我们是在村林书记的引领下向百寨公社英风寨进发,于中午时分进村。村里面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五间草房的大车店作为宿舍,东西两大间L行通炕,南行50米大队部东两间为伙房,青年工作由妇女主任张敏负责。我们二年一,十班各25人计30名青年分别为一队刘玉山,李百儒,郝书玉,杨秀荣,魏文彩。二队张万英,于志鹏,高明生,赵素兰,李桂兰。三队孙继臣,杨立宝,康世东,聂洪兰,张秀丽。四队黄国柱,尚士财,润玉华,张若华,陈丽娟,五队林景福,曲成忠,王琳 孙淑慧。六队解治洪, 吕光祥 王法安。从今天开始 我们离开家乡 离开学校 离开父母 ,来到了农村 ,开始了新生活。
2020/4/12 21:18:29
难以忘怀的记忆(三)
英风寨距大石桥10公里交通便利。属于丘陵地带,山坡土地贫瘠,平原土地土质肥沃。盛产苹果,高粱玉米等杂粮作物。各小队工分分值为0.3—0.8元/10分。地理位置:东侧隔大牛岭与汤池公社为邻,北邻张官屯,西邻,前,后百寨大队,公社所在地曹官屯。英风寨按自然村落分8个小队,分别是小堡子 1,2队,中心村3,4.5.6队,沟里7,8队。支部书记姓林,都称老书记,大队会记林玉远,治保主任高起朋,治保主任周世臣,妇女主任张敏。
百寨公社有着丰富的地理,历史及人文景观。境内有江塔寺,亮甲山,扳倒井,前百寨,后百寨,英风寨,张官屯,曹官屯,淤泥河。相传唐朝东北地区为高句丽属地,唐王李世民亲率大军攻打高句丽,唐将张士贵率兵驻扎,才有了前,后百寨,英风寨,张士贵驻扎地为张官屯,当初还有点将台遗存。传说唐王李世民乘酒兴独自出营,见前面有一黑脸将军以为是唐将尉迟恭,便策马前追,岂料是高句丽大将盖书文,唐王那是盖书文对手,落荒而逃,陷入淤泥河中,危难之际只见一白马白袍小将前来救驾,才有了后来的:唐王马陷淤泥河,白袍小将救驾的典故。薛里亮甲的地方教亮甲山,饮马的井为扳倒井。最后唐王在建州城大败盖书文,才有今天的盖州(盖平),唐王山,高丽城,燕州城等地名。
淤泥河发源于百寨圣水寺流经曹官屯南入淤泥河主流全长34公里经大石桥入大旱河。2016年经大石桥人大决议,市政府批准更名为唐王河 ,就是基于这个传说。
2020/4/12 21:27:56
难以忘怀的记忆(四)
英风寨也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村庄,村里流行京剧,评剧。农闲时节就有一伙人聚在一起,自娱自乐演唱京剧,评剧,京胡演奏希特勒(外号)表演张扬夸张,人长的瘦小精干。二胡演奏张大生,长相如奶油小生,你唱罢来,我登场,很是热闹。男男女女都能唱,就是记不清名字了。当时流行现代京剧红灯记,曲调韵律我们也熟悉,但他们唱的是老韵律,术语也专业,什么西皮,二黄之类。说明文革之前,京,平剧就很流行。张大生在青年中印象深刻,身材、长相,肤色、都很好。父子俩都是木匠,家境比较好,也算村中的娇娇者。我们六队有个当地女青年叫孙彩清长相高挑,白净,甜美,算得上村花。他俩是未婚妻。在村民和青年心中是天生一对,郎才女貌。当年比我们大几岁 ,如今五十年过去,他们还好吗?
英风寨村民风淳朴,百姓善良,对下乡青年关心爱护,善待有嘉。当时沟里7,8队也分去10个青年,后来考虑路途远不安全,调回到1,2队。不能不说大队考虑的周到全面。我和吕光祥,王法安,赵美兰,李军分到了六小队。那时的小队就是一个小而全的经济实体,社员的口粮,工分分值,全靠队长运筹帷幄。我们的队长叫王永山,中等身材,体态适中,头发稀疏,脾气很好,说话慢头小语,有韬略,有经济头脑。进入六月份,趟完二遍地后,就进入农闲时节。怎样提高生产队的收入呢,他安排队里两辆胶轮大车去营口市内拉脚搞副业,剩一辆铁轱辘牛车在家干零活。派活动能力强,善于交往,有经济头脑的能人王永全联系活源并带队去搞副业,记得除了车老板,小深子(姓张),匡二(匡长棉)还需要两个跟车的装卸工,出了年纪大的一个报名,还缺一个没人去,队长叫我去,就跟了半年的大车。从粮库往各粮站送粮食,从煤场往各厂矿送煤,从铁路货场往各单位送物质。早上套牲口,晚上卸牲口,周而复始。几个人同睡一铺炕,同吃一锅饭,劳动之余也发生了许多情趣奕事,值得回味。最有趣的事:车老板匡长棉说梦话,别人搭话还能唠嗑,王永全大哥和他唠,问啥说啥。当时和小队女青年搞对象,大哥问他,在哪约会,哪个 地头,什么时间,拉没拉手,什么都能问出来,我们问他就说:我不告诉你,梦里还认识人,把我们都要笑死了。年末放假了,回到队里,年末结算,每天工分10分,10分/0.6元,跟车补助费1元/天,全年收入4百多元,这在当时的青年和社员中也算可观的收入吧。来年大车又要去搞副业了,这次就轮不到我了。
2020/4/12 21:32:18
难以忘怀的记忆(五)
我是吕光祥,我被分配在六小队,张克宪是生产组长,我们铲地他是打头的,教我们怎么拿锄头,脚步怎么走。到地头分垅是一样的,一人一条垅,我们青年儿铲地慢,人家社员都到地头了,我们才铲到垅的一半,这时组长张克宪就回来帮我们接垅,张克福、张显贵、边英、王永吉、张晓绪都接过我的垅。
每年一开春,滤粪的活儿也是很累的,手拿粪筐走在垅沟里带小跑,春风大,刮起一阵烟儿,到地头儿粪筐一扔,赶紧躺地下歇一会儿。秋天的打场是挺好的,晚上打场我们在场院上干,那边就派人在张克福家做饭做豆腐脑,打完场去吃夜饭。
队里的累活我们也都干过,抗旱往山上挑水浇树,拔棉花柴,割地,割苞米,割高粱,打栅子,起猪圈粪,倒粪……经过一年四季,我们学、做、干,基本掌握了农活儿的干法,队里也开始分配我们去干些有责任的活儿。
我们六队有苹果园子,从做果开始,我就被派去东大坡看苹果园子,我和王大爷(王殿相)俩人一起看,我们很负责,认真巡逻,还别说是我们青年儿看果园,名声在外,苹果还还真没丢,技术员是陈玉广,按时剪枝。秋收了,那时的果光苹果才一毛钱一斤,这是50年前的价格。
1969年3月份,大队在海城华子峪搞副业,包活盖楼,从各小队抽劳力去,我被六小队派去干活,我们青年点同学刘玉山、李佰儒被一小队派去。
1970年10月份,我被大队决定去英风小学当老师,做三年2班的班主任,这个班的班长是佟慰敏,咱们六队长王永山的女儿在我教的这班,名叫王小娟。我抓班里的纪律挺严,出操军事化,我带领全班整齐列队,从县道往沟里七八队方向跑步,当时校长是陈德华,有几位老师是家住前百大队,有林老师,周老师,李老师。我的青年点的同学杨秀荣先期被选派到英风小学,当一年1班班主任,和我结成学校的同志。
在青年点的管理上,大队党支部认真重视,我们始终坚持集中吃、住,到各小队干活制度,由下乡时集体住的草房,给我们盖了砖瓦房集中住宿。在政治上关心青年进步成长,随着国家的需要,各种选调,我们大家陆续离开了青年点。
林景福、刘玉山,曲成忠1969年初、1969年末先后应征入伍,参军了;
1970年盘锦油田招工,孙继臣、于志朋被选调走了;
1970年8月份,解志洪被抽调到大石桥铁路工作了;
1970年末,张万英、高明生、李桂兰、聂洪兰、张秀丽、黄国柱、尚士财等人被抽调到鞍山丝绸厂、税务局等单位工作;
1971年末,吕光祥、李佰儒、房廷明、王琳、赵素兰、杨立宝、康士东、润玉华等人被抽调到鞍山铁路器材厂工作。
1972年,魏文彩、孙淑慧、张若华抽调到鞍山商业、公交工作;
1975年,郝书玉、赵美兰、王法安等清点回城,回到鞍山。
至此,1968年10月5日下乡到英风大队的知识青年,经过7年,陆续回城参加工作了。
2020/4/12 21:34:55
难以忘怀的记忆(六)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转眼之间,50年已过去。山还是那座山,村还是那个村。但是今天的英风寨村已今非昔比:过去砂石公路,尘土飞扬,低矮的土平房分布路的两旁,显得落败而寒酸。而今宽敞平直的柏油路面,穿村而过。路两旁新房窗明瓦亮,栉次邻比。在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方针引领下,过着现代化的新生活。忆往昔,看今朝,多少熟悉的人和旧的地貌已不在,但在我们记忆里不能忘怀,我们怀念六队队长王永山,怀念五队队长尹云和是你把我送上回城之路。今日青山绿水的英风寨永远是我们一代知青难以忘怀的第二故乡。
执笔:解治洪吕光祥
2020.4.12
2020/4/12 21:37:37
难以忘怀的记忆
在人的一生之中,3—5年只是暂短的一瞬间。但是这段时间却是我们这代人一生难以忘怀一瞬间。它是我们走向社会,迈进生活的人生第一步,也是我们一生之中色彩最浓重的一笔。那就是上山下乡来到了营口县百寨公社英风寨大队度过了难以忘怀的日子。如今虽然已经过去50余年,却一直是我们挥之不去,魂牵梦萦的地方。
穿越时空隧道,我们回到1968年10月5日早晨5时,鞍山12中学的操场上,聚集着1600名66.67.68届毕业生登上解放军的敞篷车将奔赴营口县的官屯.虎庄.百寨公社插队。在市中心广场召开誓师大会后浩浩荡荡奔向各自目的地。我们是在村林书记的引领下向百寨公社英风寨进发,于中午时分进村。村里面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五间草房的大车店作为宿舍,东西两大间L行通炕,南行50米大队部东两间为伙房,青年工作由妇女主任张敏负责。
我们二年一,十班各25人计30名青年分别为一队刘玉山,李百儒,郝书玉,杨秀荣,魏文彩。二队张万英,于志鹏,高明生,赵素兰,李桂兰。三队孙继臣,杨立宝,康世东,聂洪兰,张秀丽。四队黄国柱,尚士财,润玉华,张若华,陈丽娟,五队林景福,曲成忠,王琳 孙淑慧。六队解治洪, 吕光祥 王法安。从今天开始 我们离开家乡 离开学校 离开父母 ,来到了农村 ,开始了新生活。
英风寨距大石桥10公里交通便利。属于丘陵地带,山坡土地贫瘠,平原土地土质肥沃。盛产苹果,高粱玉米等杂粮作物。各小队工分分值为0.3—0.8元/10分。地理位置:东侧隔大牛岭与汤池公社为邻,北邻张官屯,西邻,前,后百寨大队,公社所在地曹官屯。英风寨按自然村落分8个小队,分别是小堡子 1,2队,中心村3,4.5.6队,沟里7,8队。支部书记姓林,都称老书记,大队会记林玉远,治保主任高起朋,治保主任周世臣,妇女主任张敏。
百寨公社有着丰富的地理,历史及人文景观。境内有江塔寺,亮甲山,扳倒井,前百寨,后百寨,英风寨,张官屯,曹官屯,淤泥河。相传唐朝东北地区为高句丽属地,唐王李世民亲率大军攻打高句丽,唐将张士贵率兵驻扎,才有了前,后百寨,英风寨,张士贵驻扎地为张官屯,当初还有点将台遗存。传说唐王李世民乘酒兴独自出营,见前面有一黑脸将军以为是唐将尉迟恭,便策马前追,岂料是高句丽大将盖书文,唐王那是盖书文对手,落荒而逃,陷入淤泥河中,危难之际只见一白马白袍小将前来救驾,才有了后来的:唐王马陷淤泥河,白袍小将救驾的典故。薛里亮甲的地方教亮甲山,饮马的井为扳倒井。最后唐王在建州城大败盖书文,才有今天的盖州(盖平),唐王山,高丽城,燕州城等地名。
淤泥河发源于百寨圣水寺流经曹官屯南入淤泥河主流全长34公里经大石桥入大旱河。2016年经大石桥人大决议,市政府批准更名为唐王河 ,就是基于这个传说。
英风寨也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村庄,村里流行京剧,评剧。农闲时节就有一伙人聚在一起,自娱自乐演唱京剧,评剧,京胡演奏希特勒(外号)表演张扬夸张,人长的瘦小精干。二胡演奏张大生,长相如奶油小生,你唱罢来,我登场,很是热闹。男男女女都能唱,就是记不清名字了。当时流行现代京剧红灯记,曲调韵律我们也熟悉,但他们唱的是老韵律,术语也专业,什么西皮,二黄之类。说明文革之前,京,平剧就很流行。张大生在青年中印象深刻,身材、长相,肤色、都很好。父子俩都是木匠,家境比较好,也算村中的娇娇者。我们六队有个当地女青年叫孙彩清长相高挑,白净,甜美,算得上村花。他俩是未婚妻。在村民和青年心中是天生一对,郎才女貌。当年比我们大几岁 ,如今五十年过去,他们还好吗?
英风寨村民风淳朴,百姓善良,对下乡青年关心爱护,善待有嘉。当时沟里7,8队也分去10个青年,后来考虑路途远不安全,调回到1,2队。不能不说大队考虑的周到全面。我和吕光祥,王法安,赵美兰,李军分到了六小队。那时的小队就是一个小而全的经济实体,社员的口粮,工分分值,全靠队长运筹帷幄。我们的队长叫王永山,中等身材,体态适中,头发稀疏,脾气很好,说话慢头小语,有韬略,有经济头脑。进入六月份,趟完二遍地后,就进入农闲时节。怎样提高生产队的收入呢,他安排队里两辆胶轮大车去营口市内拉脚搞副业,剩一辆铁轱辘牛车在家干零活。派活动能力强,善于交往,有经济头脑的能人王永全联系活源并带队去搞副业,记得除了车老板,小深子(姓张),匡二(匡长棉)还需要两个跟车的装卸工,出了年纪大的一个报名,还缺一个没人去,队长叫我去,就跟了半年的大车。从粮库往各粮站送粮食,从煤场往各厂矿送煤,从铁路货场往各单位送物质。早上套牲口,晚上卸牲口,周而复始。几个人同睡一铺炕,同吃一锅饭,劳动之余也发生了许多情趣奕事,值得回味。最有趣的事:车老板匡长棉说梦话,别人搭话还能唠嗑,王永全大哥和他唠,问啥说啥。当时和小队女青年搞对象,大哥问他,在哪约会,哪个 地头,什么时间,拉没拉手,什么都能问出来,我们问他就说:我不告诉你,梦里还认识人,把我们都要笑死了。年末放假了,回到队里,年末结算,每天工分10分,10分/0.6元,跟车补助费1元/天,全年收入4百多元,这在当时的青年和社员中也算可观的收入吧。来年大车又要去搞副业了,这次就轮不到我了。
我是吕光祥,我被分配在六小队,张克宪是生产组长,我们铲地他是打头的,教我们怎么拿锄头,脚步怎么走。到地头分垅是一样的,一人一条垅,我们青年儿铲地慢,人家社员都到地头了,我们才铲到垅的一半,这时组长张克宪就回来帮我们接垅,张克福、张显贵、边英、王永吉、张晓绪都接过我的垅。
每年一开春,滤粪的活儿也是很累的,手拿粪筐走在垅沟里带小跑,春风大,刮起一阵烟儿,到地头儿粪筐一扔,赶紧躺地下歇一会儿。秋天的打场是挺好的,晚上打场我们在场院上干,那边就派人在张克福家做饭做豆腐脑,打完场去吃夜饭。
队里的累活我们也都干过,抗旱往山上挑水浇树,拔棉花柴,割地,割苞米,割高粱,打栅子,起猪圈粪,倒粪……经过一年四季,我们学、做、干,基本掌握了农活儿的干法,队里也开始分配我们去干些有责任的活儿。
我们六队有苹果园子,从做果开始,我就被派去东大坡看苹果园子,我和王大爷(王殿相)俩人一起看,我们很负责,认真巡逻,还别说是我们青年儿看果园,名声在外,苹果还还真没丢,技术员是陈玉广,按时剪枝。秋收了,那时的果光苹果才一毛钱一斤,这是50年前的价格。
1969年3月份,大队在海城华子峪搞副业,包活盖楼,从各小队抽劳力去,我被六小队派去干活,我们青年点同学刘玉山、李佰儒被一小队派去。
1970年10月份,我被大队决定去英风小学当老师,做三年2班的班主任,这个班的班长是佟慰敏,咱们六队长王永山的女儿在我教的这班,名叫王小娟。我抓班里的纪律挺严,出操军事化,我带领全班整齐列队,从县道往沟里七八队方向跑步,当时校长是陈德华,有几位老师是家住前百大队,有林老师,周老师,李老师。我的青年点的同学杨秀荣先期被选派到英风小学,当一年1班班主任,和我结成学校的同志。
在青年点的管理上,大队党支部认真重视,我们始终坚持集中吃、住,到各小队干活制度,由下乡时集体住的草房,给我们盖了砖瓦房集中住宿。在政治上关心青年进步成长,随着国家的需要,各种选调,我们大家陆续离开了青年点。
林景福、刘玉山,曲成忠1969年初、1969年末先后应征入伍,参军了;
1970年盘锦油田招工,孙继臣、于志朋被选调走了;
1970年8月份,解治洪被抽调到大石桥铁路工作了;
1970年末,张万英、高明生、李桂兰、聂洪兰、张秀丽、黄国柱、尚士财等人被抽调到鞍山丝绸厂、税务局等单位工作;
1971年末,吕光祥、李佰儒、房廷明、王琳、赵素兰、杨立宝、康士东、润玉华等人被抽调到鞍山铁路器材厂工作。
1972年,魏文彩、孙淑慧、张若华抽调到鞍山商业、公交工作;
1975年,郝书玉、赵美兰、王法安等清点回城,回到鞍山。
至此,1968年10月5日下乡到英风大队的知识青年,经过7年,陆续回城参加工作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转眼之间,50年已过去。山还是那座山,村还是那个村。但是今天的英风寨村已今非昔比:过去砂石公路,尘土飞扬,低矮的土平房分布路的两旁,显得落败而寒酸。而今宽敞平直的柏油路面,穿村而过。路两旁新房窗明瓦亮,栉次邻比。在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方针引领下,过着现代化的新生活。忆往昔,看今朝,多少熟悉的人和旧的地貌已不在,但在我们记忆里不能忘怀,我们怀念六队队长王永山,怀念五队队长尹云和是你把我送上回城之路。今日青山绿水的英风寨永远是我们一代知青难以忘怀的第二故乡。
执笔:解治洪、吕光祥
2020.4.12
2020/4/12 21:53:18
寻求大家帮助,英风寨很多年前,住着4个兄弟,张可巨,张可宝,张可财,张可丰,有听说过的,请假我微信,13204012481,也请大家打听一下岁数大的,可能会听说过
2020/6/24 13:5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