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坪村仙峰顶风光
一、山乡前坪“八闽岳祖”白岩山西麓,绵绵群山之间,深藏着一处山间盆地,其玲珑小巧,远离喧嚣,犹如桃源洞天。闽清人习惯称山间平坦之地为“坪”,而此地紧邻永泰县,位居县界前沿,故得地名“前坪”。因闽清旧时有多处地名称“前坪”,为相互区别,此村详称“四都前坪”,现为闽清县三溪乡前坪村。村里聚居着黄、张、陈、吴、李、池等姓氏的四百多口村民、近一百五十户人家。前坪村,域内总面积3.07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730多亩,山地面积3500多亩。《闽清县志》载:前坪村海拔550米。按有关规定,这个海拔高度指的是村居之中心,一般是村部所在地,也就是前坪盆地的海拔高度。而村子周边,却环绕着许多海拔近千米的山峰,如围屏般地护卫着全村。比如,以形似而得名的“狐鼠岩”,以位置、山势来命名的“后湾岩”,用耕山人名字起名的“榕榕岩”,有进村古道“百二层”石阶经过的“岩廊顶”等等。这些山峰虽然各领风骚,各具特点,但是,若论历史底蕴,欲观风景秀美,都不及村子西侧的“仙峰顶”。二、山间古道仙峰顶,如一条卧龙自远方的永泰县白云乡蜿蜒而来,山峦起伏,如波如涛,势不可挡。及至前坪村,却款款深情,驻足雄踞于村子一侧,似乎远道而来就是为了造福于这里的村民。仙峰顶之东即是前坪盆地的西侧,之西则是邻村溪源。一山难隔两村情,因此,历史上形成一条跨越山脊凹处的山间古道,成了连接着两个村子的交通捷径。初始,敞露着的古道,光溜溜的就象一把扁担,挑着前坪和溪源。而且,来往于古道的人们,总是“扁担不离肩,躲杖不离手”,故人人都叫古道为“扁担路”。后来,古道两旁留护起了行道树。年久日深,苍苍大树,成列成带,装点得仙峰顶愈显意气风发、妩媚动人。人们说,古道更象是飘在龙腰上的绿色彩带。此时,古道又得名“腰带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解放战争时期,山间古道竟成了地下党“四都联络站”的秘密交通线。其时,地下游击队活动于前坪、溪源二村,来往于闽清、永泰两县,古道成为最便捷又隐蔽的通道。故而,人们则称古道为“红色之路”。也因此,两村的革命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解放后,前坪、溪源二村均被闽清县人民政府评定为光荣的“革命老区村”。三、森林魅力古道跨越仙峰顶山脊处,是两个村子的分水岭,也是一处凹腰地形,当地人称之为“隔门”。自隔门一侧,分出一条岔路,就是登上仙峰顶山巅的山路。山路沿着山脊在树林下向山顶伸展开去,阳光与树荫将山路打扮得光怪陆离、五彩斑斓。大热天,顺着山路登攀,艳阳也变得分外柔和,完全没有了曝晒的担心。如此清凉的境界,除了高耸的松树、笔直的杉木、如伞盖的香樟等大乔木的功劳外,还有赖于山路周边各色阔叶树林的荫护。它们或壮硕而古老,或小巧而虬曲,但一样的是皆绿意浓浓,清新四溢,淡香扑鼻。置身其境,心旷神怡,目不暇接,仿佛走进一条美丽的绿色走廊,抑或是一处森林世界。一路的清凉,仅仅是林子的外在景观,其实,它们还各具特色,身怀绝技。如银柴,绿叶油光发亮,遮阴效果明显,果实熟时香甜四溢,引得小鸟争相啄食,故又名“甜糖木”“山咖啡”;柃木,常绿小乔木,为蜜源性植物,花冠黄白色,小花密集有微香,花期到来,蜂蝶缠绕,留连忘返,故也称“野桂花”;杨桐,土名“红浮芦”,常绿小乔木,果实圆球形,熟时深褐色,有光泽,是小孩的最爱,常边采边吃,弄得满嘴乌黑,据说还有抗癌作用;南烛,俗名“火烧籽”,常绿小乔木,花冠粉色,倒悬筒状或坛状,可观赏,浆果熟时紫黑色,可食,枝叶可入药,益肠胃,养肝肾,为乌须发之圣药;山矾,常绿小乔木,树皮乌黑,别名“乌胶莾”,花冠白色,花蕊金黄,蜜源性植物,木质细密,软硬适中,是雕刻用材上品;青冈,土名“加柃”,常绿乔木,花披苍色绒毛,坚果,木材坚韧,可供桩柱、车船、工具柄等用材,种子含淀粉,可作饲料、酿酒,树皮可制栲胶;栗,俗名“锥”,高大乔木,果实壳斗裹锐刺,如刺猬,坚果营养丰富,可生食、炒煮,又能制糕点、糖果,栗木心材黄褐色,属优质木材;漆树,俗称“漆柴”,或“野漆树”,落叶小乔木,浑身皆含天然树脂漆液,树叶为奇数羽状复叶互生,有小叶4-6对,皮肤敏感的人只要近距离见到其树叶,裸露的皮肤甚至全身就会过敏红肿搔痒,严重的溃烂,俗称“被漆柴咬了”,特效药采橄榄叶煎水敷洗。牛奶仔树,桑科落叶小乔木,树液犹如牛奶,全树可入药,根部尤佳,有健脾补肺、行气利湿、舒经活络、提高免疫力之效,民间多用来煲鸡、煲猪骨猪脚作为保健汤食用。杜英,常绿阔叶树木,春夏树冠茂密翠绿,秋冬则变成美丽红叶,鲜艳夺目,观赏价值极高,果实乌黑,状如羊屎,但可食用,故俗称“羊屎槐”树。以上仅仅是漫山树种的十之一二。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领略其天然植物园的无穷魅力。四、山巅风光接近山顶,山势骤陡。地貌也开始变化,不时有乌黑嶙峋、奇形怪状的山石散布于树林之中,它们成了满眼绿色中的美丽点缀。小道绕着山石,穿过树丛,蜿蜒曲折,营造出一种移步换景、充满期待的感官效果。渐渐地,山石由零星独立,变为了成堆聚集。它们相拥相踞,累累为势。刚刚还遮天蔽日的树木,此时却被挤得连立足之地也十分地稀罕,开始变得稀疏星散起来。本来挺拔的松树,却虬巻盘曲的与黄山松别无二致,各种树木竟修炼得如同盆景,别具美感。不可思议的是,占据优势的山石还类人类物,有如蹲猴,有如山猪,还有像海豚,似企鹅。只要你有想象力,想什么就象什么,活脱脱就是一处处人工假山。但是,所有这些都纯粹是自然界的天然造化,无半点的人工堆砌与雕琢。将至山巅,山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最后,已聚石成崖成峰,雄踞于山巅之上,这就是仙峰顶绝顶处。峰顶一侧形成悬崖峭壁,自崖顶俯视崖壁,头晕目眩,胆颤心惊。但抬眼四望,却极目舒展,神清气定——山脚,村庄田畴,牛羊庄稼,历历在目;远处,北向“大大六都洋”尽收眼底,西方与新丰、麟洞等村比肩而立,南向群山起伏中乃邻县永泰的白云、红星二乡,东方则是巍巍白岩山。此番立于崖顶,方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是何等的气概。如此天造地设的危崖峭壁之旁,竟奇迹般地矗立着一座人工垒砌的古老石庙。乌石墙体,青瓦屋面。为防山顶狂风,左右山墙砌成风火墙形式,墙顶起伏如鞍,墙头昂首微翘。因年代久远,日月陶冶,风雨冲刷,整座石庙乌黑裹身,与崖石浑然一体。墙体石材为就地取材的天然山石垒砌,看似随意而砌,实乃石匠大师精心之作——石坎粗犷质朴,砌缝相错有致,墙体坚固如磐。没有浆砌粉饰,完全山石本色。大石居底砌厚墙,小石在上垒薄壁。石墙底大顶小,由厚至薄,过渡自然,如线如孤;墙体高处二三丈,竟稳妥中正,高耸挺拔;庙后被风拦腰折断的松树,水桶般大小的树桩还在,而石墙却岿然不动,无损无塌。石墙之精神、之韵味,有如巴黎埃菲尔铁塔之壮美!尽管二者一铁一石,一大一小。“埃菲尔铁塔”“仙峰顶石墙”,俨然一副对子也。五、有仙则灵 如此独具特色的石庙,原来供奉的是大名鼎鼎有“五谷帝仙”。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此山也因此得名“仙峰顶”。五谷帝仙,俗称“五谷仙”,传说就是发明农业和医药的神农氏炎帝。远古时代,五谷和杂草长在一起,药物与百花开在一起,哪些粮食可以吃,哪些草药可以治病,谁也分不清。黎民百姓只能靠打猎过日子,天上的飞禽越打越少,地下的走兽越打越稀,人们就只好饿肚子。谁要生疮害病,无医无药,听凭死活。百姓的疾苦,神农氏瞧在眼里,急在心头,他决心寻找解决粮食和治病的办法。遂离别乡亲,常年在外奔波,踏遍高山峡谷、悬崖峭壁,无形中养成了喜好险峻山林的习惯。他以棍棒勇斗狼虫虎豹、猛禽恶兽。虎豹蟒蛇身上被棍棒打出一条条一块块的伤痕,后来竟变成了这些野兽皮上的斑纹。他历尽艰难险阻,远涉万水千山,终于发现了稻、麦、玉米、高粱、谷子能充饥,通称“五谷”。他虔诚地将五谷种子广施给黎民百姓种植,解决了大众的粮食问题。他还发明制作农具木耒、木耜,教会黎民百姓发展农业生产。虽然得到五谷以充饥,但他仍有一桩心事未了——为找到给黎民百姓治病的草药,神农氏再次履险外出。他遍尝百草,辨别药材,因此屡屡误尝毒草,每每濒临生命危险。又是草药一次次救了他的生命,使之化险为夷,如此冒生命之虞换来许多经验。他以藤条、树枝制作软梯,攀岩过峡,成了后来云梯的雏形。他以竹子层层搭架,爬崖登山,成了后人脚手架的原型。他终于尝出了三百六十五种能治病的草药,并写成《神农本草》,为天下百姓治病。百姓为了感谢他,在其经常站立看山、凝神瞭望的地方建起亭子,取名“望农亭”。称其以树木当墙、茅草为盖的居住屋子叫“尝草殿”。正当百姓过上食不愁、病无虞的生活时。一日,上天飞来一群白鹤,将神农氏接上天廷当神仙了。为了纪念神农氏造福人间的功绩,老百姓就把他升天前居住的尝草殿,改名为“大显殿”,称神农氏为“五谷帝仙”,全称“大显殿五谷帝仙”。前坪村仙峰顶的“五谷帝仙”,理所当然也是这里村民的保护神。六、谷丰村兴山村前坪,景色优美,自成一体,但却位处群山深处,偏于县之一偶,其祖先如何发现这样一处世外桃源,并定居于斯呢?此中还有一段故事,且与仙峰顶的“五谷帝仙”有关。话说村中望族黄氏,其迁居前坪的始祖名国典,尊称“国典公”。国典公,原是“大大六都洋”一个大家族的人家。家居平洋,交通方便,诸多好处。但也有地少人多,口粮紧张,生活出路不易的艰难。为此,国典公将少有的农田让与其他兄弟耕种,自己则另辟蹊径,从事“货郎担”小生意。他到素有“闽清中亭街”之称的坂东街,批发针头线脑之类的生活必需品,挑到永泰县山区,走村串户,换回鸡毛鸭毛、棕皮兽皮等山货,再分门别类卖给收购商,赚点小钱养家糊口。有人问国典公每年赚多少?他风趣的应答:一家几口人,就是赚几岁。言下之意,仅够养活家人一年长一岁。而且,挑“货郎担”也十分艰苦,风餐露食,居无定所,食难定时。国典公来往于闽清、永泰,走的是一条山间小道。小道经过处,如果是森林树下,尚且疏朗亮敞。但就是有一处山间盆地,最让他倍感烦恼——盆地树少“秆母”(芦苇的别称)多,秆母长势快且猛,总是将小道遮得严严密密,看不见路面分不清道。每每要通过山间盆地,筚路蓝缕,雨天一身水,晴天一身汗。一天中午,国典公又过路来到盆地边沿。此时,烈日当空,人也疲惫,他想在树下小憩片刻再走。不觉进入梦乡,恍惚间,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来到国典公面前说:“见你常年外出辛苦,教你一法可轻松养家。”国典公忙恭敬道:“请指点迷津。”“眼前的盆地就是宝地,也是无主之地。”“该如何经营?”“一把火,一把谷子,就等着收成吧!”聪明的国典公知道遇上高人了,便紧问一句:“请问师傅何方神仙?”长老答:“仙峰顶五谷殿住持。”语毕,长者飘然而去。国典公怦然醒来,刚刚一幕,历历如实。他环顾四周,只见秆母郁郁,油光发亮;微风吹过,如湖波荡漾。此时,前辈们常说的一句话重响耳际:“长秆母的地是最肥沃的地。”他心中暗喜,忙向天抚掌:感谢苍天!感谢仙人!高兴之余,国典公心想:既然仙人指点,还待何时?他立即掏出打火石,在这荒无人烟的山间盆地点上了第一把人间烟火!初时,他还生怕大火烧起来会无边无际,十分担心。可是,火势虽猛,等烧到树林边沿,却自然熄火不着了。也许是林下空荡,火也烧不起来;也许是仙人早已暗中帮助!个把时辰过去,盆地里的秆母已焚烧一净,展露出了一大片黑黝黝的土地。国典公挑起货郎担,转身往家赶,准备种地的事去了。次日,国典公仿照前人刀耕火种的办法,带上足够的谷子种籽,复上山来。他沿着火烧的黑土地,边走边撒着谷种。半天时间,播种完毕。谷子,俗名“狗尾雪”,通称“小米”,最适宜粗放旱植的一种谷物。谷种虽然播下,但收成还有待时日。此后,国典公还照常挑着货郎担往来于闽清、永泰。只不过每一次经过山间盆地,都给他带来满满的希望——小道两旁,盆地之间,由一片黝黑,到满地嫩绿,又到葱绿,再到油绿。转眼,到了秋高气爽,山间盆地变得一片金黄——国典公迎来了第一个丰收季——谷子大丰收。从此,国典公便将全家迁来山间盆地,开山垦田,安家落户,繁衍生息。并将这片肥沃的富庶之地起村名为“前坪”。当然,国典公也如愿寻到指点他人生的“仙峰顶五谷殿”,并将“五谷帝仙”奉为保护神,顶礼膜拜,代代相传。(文/张德团)
[发布日期:2020/7/31 14:32:06]
相关连接
寻找哥哥[2012/1/24 17:22:34]
寻找三位哥哥[2011/3/23 23:33:44]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