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兰姑姑(3)(赵新炉)
桂兰姑姑的父亲我没有见过,可能早已去世,但听人说以前他是大财主。桂兰姑姑只有一个哥哥在大原工作,三年五载难得回家一次。她的丈夫赵文喜,是桂兰姑姑家很早从外村买来的她的童养夫。我称赵文喜为叔叔,他一表人才,为人和善,生产队安排他在粉坊磨粉养猪,黑夜加班不回家,想不到后来他竞成了破坏军婚的“罪犯”,还判了刑。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赵文喜干活的粉坊紧靠赵随喜家,而赵随喜当时是服役军人,是参加过珍宝岛战役的英雄,被本村最积极最漂亮的民英姑娘追到后结了婚。活泼好动的民英姑娘耐不住寂寞,常常到粉坊与赵文喜说说话。民英的婆家心想:“儿子不在家,他们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能干出什么好事!”一气之下,把赵文喜告到了法院。赵文喜本来出身地主家庭,而告状的人又是军属,法院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立即把赵文喜下了牢。过了好多年大伙才明白这完全是一个没有平反的冤假错案。赵文喜从小被富家收养,让生产队照顾,坐在福与祸的跷跷板上起起落落让人同情。民英姑娘由被人羡慕跌落到被人诬陷的深渊,并哭瞎双眼,命丧黄泉让人同情。赵随喜在爱与恨、恩与怨的天平上左右摇摆致使他结婚离婚再结婚再离婚,最终孤单落魄让人同情。而大家唯独没有去想桂兰姑姑的境遇。(待续)
[发布日期:2020/6/21 1:12:40]
相关连接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