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革命沃土 年轻而古老村庄龙井村
龙井村原名叫天井峧,是柏草坪村第六生产队,1987年独立,更名为一一龙井村。
龙井村位于群山环抱的大山之中,向东遥望人头山(五朵山),东南是柏草坪村和西凸上自然村及朝阳湖(车谷水库)。东北与盘根村和西涧沟村相邻。北大岭和天桥岭与西涧沟村苇子凹为邻,后大岭和国的崖与涉县红色胜地庄子岭相交界,山庙大岭与涉县宋家岩村相邻,南大岭与大水峧村苗家庄交县界。龙井沟前后(东西)长十多里地,呈四级台阶,自下而上一级是石硖、下沟,二级是水峧裆、老曼坡、断岩,三级是李家岩、北架上、马鞍山、北凸上,四级是天桥岭、国的崖、山神庙大岭。原有李家岩、北架上、南背上、老曼坡等十几个山窝铺自然村组成。现在有后庄裆、山庙凹、西岭当、断岩、小井凹、水峧裆、李树阳坡、石硖组成。除去空挂人口,药有百十口人。
原有六个组。(1)老曼坡组(含下沟、小井凹),种地包括李树阳坡、和尚圪崂、小井凹、西大凹、炮台岭、前、后凹、芦面闯。
(2)水峧裆组(含南背上),种地包括三块地、前嘴当、里沟、冯凹、青石凹、大脑盖、秋拍当等。(3)断岩组(含西岭当),种地包括刘家背、奈的树凹、断岩河、西岭当、后背上(前、后四亩地)、小梯子嘴上等。(4)后庄裆组(含山庙凹、后背上),种地包括大罗圆、狼头圪崂、小东凹的、山庙、小西凹、学校前、后的地、南沟、北沟孙万峧、大崖峧、北架上和北凸上等。(5)阳坡组(含前、后阳坡、西坡嘴、北架上),种地包括前、后阳坡、井凹、石圪崂、前、后狼窝、大岭上等。(6)李家岩组(含香的圪岛),种地包括李家岩和香的圪岛等。
主要种植的农作物蔬菜有:谷子、玉解(玉米)、豆类、黍子、乔麦等,历史上最好年景产量高达8万多斤。山约(马令薯)、红薯、红罗卜、青和白罗卜、曼茎、介菜圪垯、豆角、扁豆角、西胡芦、瓜、茄子、辣椒、黄瓜、西红柿、韭菜、白菜、灰的白、军达、葱、蒜、香菜等。特色小吃有煎饼(区别于山东大煎饼)、抿阶、饸饹、小米闷饭、糠炒面(甜炒面)、香炒面、策阶、哭吕、瓜捞饭、玉解生的稀饭、攫片的、卤面等。
水果及水果树有:杏、山杏、柿子、方柿、黑柿、梨、夏梨、唐梨子、柴苹果、洋苹果、国光、过冬苹果、花的红、冰的、沙圪垯、奈的、李子、大枣、小枣、黑枣、桑葚、香春芽、桃、核桃、山核桃等。山上药材百余种之多,柴胡、黄芹、豆根、细辛、高本香、当参、五加皮、五灵芝、连翘等。其它树木有:槐、杨、枊、榆、梧桐、柏、松、漆树、椿树、楸树、桑树、包榆树、菜树、杨槐、火扬、黄芦、土将、山桃树、花椒树、马鸡圪针、茎笨子等等。核桃树满山遍野,全村齐上阵奋战打(收)核桃四十多天,核桃堆积如山,是主要经济收入。
有牛、驴(骡)、羊。牛四十多头,驴(骡)三十多头,山羊8百多只,武安山羊闻名日本,是河北省牧业厅示范点。
有狼、山猪、狐狸、貆、貆黑的、野兔、咯令(松鼠)、山鸡、喜鹊、乌鸦、黄芦、独木鸟、毛头鹰、红嘴鸦、百百鸦、鸽子、雕、斑鸠、麻雀(小鹑的)等。蛇、青蛙、蟾蜍(哈嘛)。
有南山上天井(无底洞)、北沟三口锅、南沟城墙岭及依山崖盖住房、秋天断岩瀑布、炮台岭、国的崖、山神爷庙和石碑、菩萨庙遗址和菩萨洞、五级千部牺牲地一一黑闯凸等景点。
龙井村抗曰时期,朱德、彭德怀、刘伯承元帅和左权、陈庚、秦基伟将军本人或所领导部队在此地打仗和活动。断岩中间院落是129师医院分院,香的圪岛是八路军总部密秘后方医院,断岩上院是武安县地方武装民兵后方指挥部。1943年5月14日早7点多,我党早期最高领导人瞿秋白同志弟弟,太行山地区抗日政府教育界优秀领导者瞿坚白同志在黑闯凸壮烈牺牲。5月13日晚日本兵占领柏草坪村,在断岩获得消息的瞿坚白等领导连夜转移到黑闯凸。日本兵在叛徒特务薛庆安、薛明昭、温玉安等带路绕到西涧沟村上到大岭上,从老合江骨筒下来抱抄了黑闯凸住的八路军干部。尽管奋力拚搏冲杀,但因地形不利等因素大部分悲壮牺牲。某部在此养伤的黄姓参谋长,俩警卫员三人抱在一起滚下山涯,俩警卫员当场牺牲,黄姓参谋长带伤逃走后生死不明。六专属专员杜润生(后来是农村改革之父)同志的妻子,宋立同志受伤脱险归队。六专属书记是赵德尊同志,后来任东北局秘书长、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等职。薛庆安等特务在柏草坪下河滩被政府镇压,瞿坚白和武安县政府牺牲的王礼泉、凌尔寿、顾英俊、陈守仁烈士遗体移到六专属驻地车谷村埋葬,其他同志(不同的建制单位临的养伤和筹粮人员)就地掩埋。被称为"五级干部"遇难地一一黑闯凸。
龙井村第一批共产党员有郭永富、郭永祥、郭二有等。解放后郭永富常期坦任村里的一把手(外地人称"沟长")。带领社员修梯田、植树造林、建李家岩、断岩、和尚圪崂吃水池和打挖井及修路、下场盖房、办学校、医疗点(培养了郭旭的和薛来义两位知名的医生)等等利民实事。后来申国臣当一把手,王和的当一把手时被村里黑恶势力抢夺。高银停、孙大和、张臭的、孙乃香、薛何的、郭四的、郭玉凤、石林的、郭茹凤等都当过村干部,张运何、孙卫星、张三的分别当过村会计。
时代的变迁,人欢马叫,满山牛羊已成历史,留下了凄凉。但人心永远是杆称。
[发布日期:2020/7/31 14:50:55]
相关连接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