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兰姑姑(5)(赵新炉)
桂兰姑姑的儿子小天绅一岁多了,他在院子里咯咯咯咯地笑着,妈妈妈妈地叫着,跌跌撞撞地跑着。桂兰姑姑护在他身旁,手忙脚乱,乐不可支。指着我,她对小天绅说:“叫哥哥。”小天绅看着我,口里发出“可可”的稚音。我轻轻点点他的头,打趣道:“你真会省略,把我裁掉半截。”院子里荡起一片笑声。眼看要过节了,还从未尝过肉味的小天绅让妈妈喂了点肉,没想到发起高烧来,急得桂兰姑姑坐立不安。那时,村里人有个头疼脑热是不会看医生的,一来家里没钱看不起,二来医院在县城,几十里地经不起折腾。我学着书上教的,给小天绅洽敷降温,稍好点儿,桂兰姑姑把我当成了救星。没想半夜传来了桂兰姑姑撕心裂肺的哭声,小天绅没了!家里不让我出门,说见了死孩儿不吉利,我只好在被窝里哽咽不已。(待续)
[发布日期:2020/6/21 8:59:50]
相关连接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