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兰姑姑(2)(赵新炉)
我上学了,比我大点儿的孩子在学校加人了红卫兵,我佩戴的是红小兵的袖章。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发现桂兰姑姑总是眉头紧锁,原来能说会道的她变得沉默寡言。问过大人,才知道她家是地主,她的妈妈而我叫小屋姥姥的这几天正在挨批斗。果然,有一天村里开忆苦思甜大会,大家都吃大锅里闷得小米干饭,只有村里少有的几个地富反坏右站在长板凳上弯着腰低着头吃糠窝。见到小屋姥姥颤巍巍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心生怜悯,送给她一碗水,他喝了,看上去好像很畅快。晚上在院子里碰到桂兰姑姑,向我笑着,拉着我的手不放。(待续)
[发布日期:2020/6/20 16:57:10]
相关连接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