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屋的留守儿童
他们是这样一群孩子,还在嗷嗷待哺时,父母就远走他乡,到遥远的都市里谋生糊口。
很多时候,他们只能从电话中或者从偶尔寄来的汇款单中,才能感觉父母的存在。当别的孩子都在享受花样年华的时候,他们被留在乡下,孤独地像荒草一样生长。人们给这群孩子起了一个酸楚的名字: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是中国长期的城乡二元体系松动的一群“制度性孤儿”一方面,他们的父母到城里打工拼命挣钱,争取或获得了另一种生存方式;另一方面,他们又因为在城市里,或自身难保,或无立锥之地,无法将他们的子女带进城里,留在自己的身边。同时为了生活或生存,他们不能够轻易的离开自己的工作,不能轻易的离开城市,就是在这种带不出与回不去的双重矛盾中,留守儿童虽然有父母,但是他们依然不得不接受“骨肉分离”的现实。
在每个小孩子的心中都有一座城堡,爸爸是城堡的国王,妈妈是王后,其他的家庭成员也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而自己则是城堡里的公主或是王子。他们梦想一家人能够就是在这样的城堡里生活在一起,永远不分离,可是就在他们还在睡梦未醒时,父母离开了,去一个叫“城市”的地方。
别人不了解他们的忧伤和寡言是来源于孤独,别人不了解孤僻和冷漠是来自于缺少关爱,于是孩子们在悲喜无常的童年里跌跌撞撞地走着。
在我的老家,也能看到这样的孩子。牵着他们的不是年轻的爸爸妈妈而是孱弱的老人。在阳光下,他们稚嫩的小脸却绷得紧紧的,透露出独特的“老成”。
大榕树下,三五成群的鸡鸭、垂头丧气的老狗是他们的玩伴,有时我静静的观察,他们看着小虫子能玩上半天,他们是如此的孤独,找不到撒娇的对向,找不到温暖的怀抱。
然而这些留守儿童正处于长期被托养或寄养,缺少父母之爱容易导致心里缺陷,由于老人溺爱或亲友疏于管教缺少正确的价值引导,他们逃学,打架,偷窃,甚至因为金钱的诱惑而伤害同伴……
由于对法律知识的缺失,又不能及时与家人沟通,在遭受暴力侵害时,他们没有自我保护意识,给不法分子创造了可乘之机。
都说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然而在广大农村,这些花儿们却日渐枯萎,它的枯萎不是来岁月的流逝,而是源于社会带给他的冷漠,正是父母的离开,社会的漠视,让这些花儿的目光由“清澈”变“呆板”,面容由“天真”到“忧伤”。 他们因父母不在家而感到遭受歧视、孤独无助、悲观寂寞。
在农村,个人生存发展权益不能得到完全保障,孩子成了户籍制度缺陷的牺牲品。只有逐步弱化以至取消与户籍相关的城乡隔离的各种制度,政府应逐步实现以户籍制度改革为中心,拆除就业、医疗、教育等制度的壁垒,才是解决农村留守儿童的根本所在。
阿 根 [发布日期:2020/2/22 22:11:32]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