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冬天 ------故乡西河口村雪景有感
故乡的冬天
------故乡西河口村雪景有感
我突然间喜欢起我的故乡的冬天,喜欢纷纷扬扬的雪,喜欢留存在心底的那片洁白。
四季里,春天百花盛开,铺天盖地的大紫大红,赏心悦目;夏天赤日炎炎、蝉鸣如丝,绿荫下总有一片热烈;秋天硕果累累,骄人的秋色之中,多了丰收的喜悦;而只有冬天,悄悄地躲在幕后,躲在袅袅的古诗词里,如磨损的文字,写下一年的期盼。表象里,冬天到处是一片光秃秃的,萧条着,冷漠着,冰冷着。其实不然,在我的心里,冬天是古时纤纤走来的小脚女子,有温柔,有意蕴,有温暖。它永远是一幅洗尽铅华,脱去炫目色彩的水墨画,意境幽深,萧然诗意。
大自然是一位高深的画师,它把故乡的水墨调的不浓不淡,泼洒得淋漓尽致,简洁的线条,明快的色调,呈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美。
在这样的意境里,北边凝重的苍马山,雾境的树影,鳞次的村庄和楼宇,都在轻纱中迷蒙着;近处的苍源河流安静地流着,没有了波涛和浑浊,轻轻的低诉,静如处子,亮如明眸。小村罩在雾里,灵巧的小鸟啄破雾幔,露出几声狗叫,小羊的叫声,还有老牛倒刍的青草味;天空不再高远,低沉的云端下,雪花舞动,嫋嫋娜娜,仙女般轻盈和动人;山野和大地脱去一身绿色,回归到原本的姿态,与飘洒的雪花嬉戏着,交流着,彼此把心交给对方,在积雪中开始一场热恋。
凋谢的花朵和枯黄的小草在瑞雪中打着节拍,温暖的土地下是他们的梦想,他们在厚厚的棉被下酝酿着新春的萌动;盘旋的乌鸦不再是黑色的诅咒,它是冬天的一颗黑痣,雪景里,昭示着坦诚的箴言;墙角边星星点点的梅花,如四季中最温暖的铺陈,把一朵洁白、一朵粉红、一片春意开在墙头,为冬天抹上一方浓浓的淡彩,为这样的画增添了意趣。
淡墨里,家家都是一幅舒雅过年的画卷,弥漫着温情,弥漫着幸福。烛光摇红,或围炉夜话,或温一壶老酒,或沏一杯清茶,每一个场景都是画卷里的浓淡一笔,让人回味,让人念惜。家园是童话里的境界,家是温暖的,人是平淡的,幸福的,每一家,每一人都是水墨里的墨迹,没有浓墨重彩,没有世间繁华,亦不哀叹花红叶落,不伤感岁月流逝。把生命调成浓淡相宜的本色,勾勒出一个简简单单,蕴涵深厚的日子,这些平常的物语,在袒露一方的澄净和舒缓,在此时生命中拥有的四季显得纯洁和淡雅,那一声酒令,可是冬天最热烈的呐喊,语音里透着雪白。
庄稼也在水墨丹青里熟睡,碧绿的麦子静听着田埂边的北风,舒心地等待一场春雨和梦一起化掉。那些攀在墙头的丝瓜秧,挂在树枝上孤零零的黄叶,门边已经掉色的对联,依然守着老掉的庄园,心里思念着一藤绿色或节日的妖红,任凭窗外的寒风呼啸,雪花飘飘,也不愿把自己凋落在最后的季节里,他们畅想着,迷蒙着,在一片洁白的世界里欣然回味,那么的恬静,犹如睡着了。
几只麻雀飞来,雪野里最后的几滴淡墨,滴落在雪地上,为冬天的画卷添上富有诗意的一笔,让这样的时令丰满了,传神了。
故乡是美的,水墨里的冬天永远的保存着,在梦里,在花开的时节里。
葛亮 [发布日期:2019/10/28 10:58:39]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