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
现在能回忆到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不多了,但有些事情估计一辈子都抹不掉。
记得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是个年龄五十多岁的老头,我们的施老师,人很好,和蔼可亲,讲课的时候语音总是拉的很长,有一种声乐的感觉,大家都很喜欢他的课,尤其是拼读的时候,总是扯着嗓子喊,把我们班的声音飘满校园。施老师是个民办教师,至于后来有没有转正,享受正式教师待遇,我不知道,只知道老师很负责,现在想来,应该那个时代的老师地位很高,很受学生和家长的爱戴,清楚的记得,每位家长见到老师时总会说一句话:孩子在学校不听话,该吵就吵,该打就打。估计现在的老师即使听到这样的嘱托,也不敢责罚学生的。
施老师很爱我们班的学生,每当学生不听话的时候,总是类似于父亲般的体罚我们,我被打过手掌,荆条般的木棍,还是冬天,当时手掌感觉到又热又胀痛,这种情形在我的记忆中,就有一次,但我忘不了。
记得还有一次逃课,应该是我学生生涯的第一次逃课,仔细想想,也是唯一的一次,不巧的是放学的时候被施老师在回家的路上抓到现行,路上有很多放学回家的学生,老师并没有责罚,把我叫到身边问:为什么没有上课?我低头不语,老师不再说什么,挥挥手,早点回家去吧。自那以后,初中、高中在没有逃课的经历。
后来上高中,离开了老家,每个月可以回家一次,偶尔听到关于母校的消息,说民办教师可以转正,可不知道施老师有没有得到。再后来,上了大学,离家更远了,每年能回去一两次,但母校的消息更少了,施老师也没了音讯。
大学毕业后,依稀从初中同学那里问到施老师的消息,说已经走了,当时心理感觉说不出来的滋味,说实话,母校的很多老师,我都记得,但对于小学一年级的语文老师施老师,总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现在还能想起他笑呵呵的面容。他笑,我也笑,不知道笑啥。
现在外地工作,回老家的机会更少了,一年一次或者多年一次,每次回去,总是路过母校门口,总是让我想起那些画面,还有那些脑海中抹不去的面容。
家乡,是远在他乡人的终点,总是给我带来回忆。
2020年5月 值班间隙碎屑 珠海
卞春喜 [发布日期:2020/5/22 22:55:15]
评论
这个角落,静悄悄的也挺好。
卞春喜 [2020/5/31 13:42:45]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