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传奇(一) 牧鹿湾

我的故乡在西安西北方向,村名湾里王,常被叫做湾里。
故乡叫做牧鹿湾,是在一百多年前的清代。
而之所以叫做牧鹿湾,则是因了一千多年前的唐代。
史上最完美皇帝,唐太宗李世民,虽身居帝都长安,却对长安北向八十余里处的醴泉县甚是喜爱。他对醴泉的偏爱,不是因为其地有泉,泉水味甘,而是因为其县境内横亘东西的一座山。
这座山叫做九嵏山。
在长安高处举目,向南见终南山,是文人骚客心中的名山,太多诗文都化自它的秀林氤氲;向北见九嵏山,是太宗心中挥之不去的挂念,驾崩之后,他自己就长眠于嵏山之巅。
九嵏山象一条巨龙,盘桓在长安的北边。龙身向东蜿蜒数十里,被一条河水截断。
这条河叫做泾河。
泾河的西岸,依山傍水,蜿蜒中见平坦,平坦处草木繁盛,正是皇家牧鹿的林苑。
唐太宗初识这块地方,是在他父亲李渊还只是唐国公,他还只是李渊次子的时候。
公元617年,李世民鼓动父亲晋阳起兵,他被封为右都督,与父亲一起攻打长安。兵行到九嵏山与泾河交界处,李世民命队伍沿泾河河道驻扎,起锅造饭,养精蓄锐,以做千里行军的最后冲刺。
李世民站在泾河岸边,右依九嵏之巍峨,南望泾水之蜿蜒,此地距长安不足百里,想着自己很快将攻入长安,掀开历史新的篇章,心情可想而知。他不顾行军劳顿,在各个营地进行视察。
泾河河道狭长,河边满是石头沙砾,起锅造饭最合适不过。随军伙夫在石头河滩架起油锅,和好面,正准备炸油饼,忽然听说大都督来到,急忙起身施礼,一不小心,将油锅碰翻,一锅煎油倒在了河滩的石头子上。伙夫见状吓得连忙跪倒,想着将性命不保。面对突变,李世民没有想着去惩戒伙夫,而是看着那被煎油猛然浸没的一堆小石头急中生智。他让伙夫立即将那些被油浇过的石头放进锅里,继续加火,然后把和好的面饼放在石头上面。泾河岸边的小石头,是河水常年冲刷淤积下来的,不但大小相差无几,而且光滑圆润。再被煎油一浸,灼热腻滑异常,那些面饼放在石头上,竟然很快被石头的温度烤熟。于是一种秦地关中独有的美味——“石头馍”诞生。
石头馍因石子的形状而表面坑洼不平,看起来别有一番情致,吃起来则酥脆可口。这意外偶得,让李世民心下大快,一是对明天的进军长安更充满 信心,二则对这块地方更加在意。于是在他后来登基,开启贞观之治后,便把这里作为了皇家牧鹿的林苑。
逝者如泾水,千年的时间,沧海桑田。
但为完美帝王唐太宗牧鹿的自豪,却一直延续在存活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血脉之中。
于是,故乡取名牧鹿湾。
牧鹿湾从古到今,只出过一个官。是宣统年间,王一万拉着十二万五千两白银到北京去捐的。我小时候到王一万住的老屋,还看到过王一万身着官服的照片。只是王一万只捐了空名,并没有取得候补,更没有过实缺。
二十世纪八十七年春夏之交,村上一直干旱不雨。村东头的王捐儿有一天路过我家门口时,望着北边被阳光烧灼得白里发青的九嵏山,说:“这天这硬的,看来咱们村上是要出官啊!”。
这一年夏末,我和隔壁的发小一起考上了大学。
我是西北大学中文系,他在延安大学政教系。这是有牧鹿湾村以来,第一次有人中举。
但现今不比前朝,中举就能做官。20多年之后,我的发小任咸阳某县检察院检察长,大小算是个官,虽然比七品芝麻官还小那么一点。而我则一直在电视传媒工作,几十年如一日,更是与官无缘。
其实做不做得官,也都是命中所有。多年前曾有来自京城的一位高人,闲聊间主动要看看我的官运,在撩起我额前头发之后,他却顾左右而言他。当时我心下自然明白,我是和官无缘的。
牧鹿湾至今依然没有什么当官的,王捐儿的那句偈语只能是个戏言。
虽不出官,却丝毫不影响牧鹿湾的神奇。
我虽非官,却一直牵念家乡那片土地。
从小到大,从爷爷到父辈,他们常会给我讲先人们的传奇,我也一直有个愿望,要将这些传奇整理,以与大家共享我故乡的美丽。
(未完 敬请期待 《故乡传奇之九先生》)
王文汇 [发布日期:2020/4/15 15:13:24]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