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里 情
                                                                            
                                                                                              刘善仁

       绍安退休后,思念少年时的田园生活,常常回到老家邱家七吉村找儿时老友聚聚。喧闹的城市和静谧的乡村,其乐融融。少年伙伴,虽然都头发斑白,脸上沟壑纵横,但那舒心的笑容,仍如童真,烂漫纯洁。
       邱家七吉村,我和绍安的故乡。我们与共和国同龄,半个多世纪,我们见证了民族的大起大落,目睹了我们这个小村庄的变迁。
       当年离开村庄,在不同天地谋生,一晃几十年过去,我们都退休了。古人云,游子入乡情怯,真不假,每次回村,都有心跳的感觉。原来,不管外面世界多么热闹,我们的根还在生我养我的老家。
       这个普通村庄五十年代的大跃进,六十年代的动乱,七十年代的衰败,八十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红火,我们都记忆犹新。我们从这里走出,我们忘不了家乡给予我们的痛苦与欢乐。
       进入新千年,随时代大潮,家乡城镇化速度明显加快!
       当今,作为成乡结合部的邱家七吉村,已经很难找到半个世纪前那个土村庄的丁点痕迹。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不知道村庄的原貌和轮廓。那个贫穷寂寞的村庄已经远去,那个时代的人和事,也已隐入了尘封的岁月。常住老家的人,不愿意扒拉过去那些事,因为习以为常了。可游子回家,好忆旧。旧址没了,常常查划猜测那些与自己童年记忆有关的地方,旧地重游,以温热那苍凉岁月冷却了的人生,寻回远去的童年。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笔者在村里当“赤脚医生”,工作就是走门串户,打针送药。所以对全村老少爷们,谁家院子里几棵树,谁家锅门口朝哪开,都一清二楚。所接触的,都是最底层的人和事,他们的日子,不是一个“难”字,一个“苦”字就可以概括得了的。闭上眼睛,就能回忆起那些灰色的往事——院子里趴着的黄狗,墙角放着的锄头,圈门口堆着的尿窝子,窗户外的咸菜瓮,被炊烟薰黑的当门墙,锅台上放着的地瓜闲饭碗……那个时代默默无闻的生命演绎着的苍凉的故事,没有欲望,没有抗争,贫也知足,穷也开心,人们只希望能吃饱,活着。
       倏忽短短半个多世纪闪过,家乡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化。村中我的上辈人,是当时乡村风云的主角,远离了他们打拼的年代,现在大部分都相继离世了,零零落落几个在世的,也都到耄耋之年。
       当年,邱家七吉村分五部分。这些独立的居住部落,长时期保留着各自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构成了邱家七吉村在七邻八乡独具特色的民风民俗。
       “东南路”, 位于村庄东南方,由于一条村路从东南斜通村西北而得名。王、刘、孙、彭是“东南路”的大姓。彭家,是窑匠世家,在村里德高望重;刘家分为“前粉坊”、“后粉坊”。所谓“粉坊”就是做粉条的,这是解放前世代传承的家族行当。笔者出身“后粉房”,但从小没见过,也不知道先人是做粉条的。
       “下庄”, 是邱家七吉村的主体,承载着村庄的历史和传说。“下庄”的李家,相对是大户人家。其中几个分支称为“东宅”,“西宅”,“前宅”,“后宅”。他们家族虽没出什么光耀历史的名人,可他们殷实的家境和识字解文的传承,是小小村庄的荣光。
       “下庄”和“东南路”衔接处,是“核桃树底下”李家和“桃行”李家,他们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但从名称可以看出,他们的生活环境宁静温馨,如世外桃源。
       从“下庄”往东,有一个大汪,以“下庄”的角度,叫“东大汪”。这是邱家七吉人耳熟能详的地方,但“东大汪”的成因很神秘,老一辈人也说不清。“东大汪”深几十米,长宽近百米,这么大的容量,在地处平原的家乡,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家乡人没有力量挖这么大的坑,再说家乡周围也没有需要移动这么大的土方量的工程遗址。“东大汪”对村庄的用处是泄洪,这个机能非常明显。夏秋雨水多的时候,全村的水都先排到“东大汪”,然后顺着“东大汪”后边的水沟排到涓河。由于近年家乡周围排水系统作了调整,更趋科学,不再需要“东大汪”排水了。
       “家前”, 离村庄主体一里多路,如同一个独立的小村,孤悬村南。这个“小村”二十多户,大部分人姓魏,解放前都是穷苦人家。解放初期六、七十年代,这里是一个独立的生产队。“家前”隔一道大阡与涓河相邻,土地肥沃,风光旖旎,是邱家七吉的风水宝地。
       “北河”, 在村后一里路处,像“家前”一样,也如同一个独立的“小村”,这个“小村”十多户,大部分人姓张,但与“家前”不一样的是,这里土地贫瘠,一片黄沙。涓河就在庄后咆哮。贫穷的张家,找不出几户殷实人家。
       “东地”, 在村东一里路处。这个独立的“小村”,十多户人家,大部分人姓彭和李。这里向南向东是一片平原。极目东望,十几里处就是诸城城区。春夏秋,四周是一望无边的庄稼地,风吹禾苗,沃野飘香;冬天,皑皑白雪,铺向远方,“小村”如同一座小岛,漂浮在白色的海洋。
       沉静的村庄,破旧的老屋,是我们的根。生于斯,长于斯,村庄和老屋,给了我一个难以忘怀的童年。
       那个大树参天的邱家七吉村,那条高低不平的东南路,那几处村庄飞地——家前、北河、东地,那些村中低矮的草屋和月亮洒满清辉的小院,只有梦回童年,才能相见了。我们扬弃了传承千年的农耕文化,换来了五光十色的现代文明,不可否认,这是人类的巨大进步!
       如今,我的故乡也和国家民族一起,经历千年一遇的大变化。原生态的邱家七吉村消失了,代之以邱家七吉社区宽阔的大道,整齐划一的二层楼房,洁净的居住环境。​
       得益于邱家七吉村委会的前瞻规划,遍植于村庄几条主要道路两侧的樱花树,经过精心护理,已绿树成荫,枝繁叶茂。春天一到,樱花满街。七吉人徜徉漫步在樱花树下,鲜花烂漫,灿若云霞,空气清新,花香沁人心扉;微风吹过,落英遍地,美不胜收。
       百媚千娇留客驻,樱花大街人如潮 ——赏樱花,你不必万里越洋去日本,来邱家七吉社区就行,这里的樱花,美得张扬,美得夺目,美得让人陶醉痴迷。近几年,邱家七吉村的樱花大街,吸引了若干外地人,他们都愿到龙都街道邱家七吉社区享受美丽的视觉盛宴。
       每年春节前后府前街的灯海和春天里邱家七吉村的樱花,成了诸城两处闻名遐迩的网红大街。恬静淡然的村庄,不输城区的环境,勤劳热情的乡亲,把邱家七吉村打造成了诸城市一个充满创意和活力的示范社区。
       故乡发展如斯,故里情深的游子,也为之骄傲。
刘善仁 [发布日期:2019/4/23 17:38:22]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