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路亭-童年的记忆
坛石镇定家坞村地处坛石镇的西部,由一座由北往南的高山隔开。这山是浙江省的钱江水系和江西省信江水系的分水岭。山脉的东侧有个三八水库,是坛石镇的重要灌溉水源;而定家坞范围内的大小水库有书坞水库、青坞弄水库、鸭弄水库等等,是定家坞村的主要灌溉保障;山上已经森林全覆盖,不见一丁点荒山,树木以木荷、枫树、橡子树等阔叶林和松树、杉树等针叶林为主。因此,毫不夸张地说,这山是一座重要生态屏障。
20多年前,那是交通不发达的年代,沿着这座山的山脊有一条山路,是定家坞村各自然村前往坛石赶墟(赶集)的必经之路。在汇集毛家坞、清源尾、大桥镇的上边垅等几个自然村上山路之后,在苎(te)坞山岗有一座路亭,名叫“新路亭”,估计是相对于早年的路亭,取得这个名字。
新路亭建于何时,有待考证;最近一次的修缮估计也在1980年代。
那时,不管是挑任何东西去坛石赶集,还是从坛石回来,在路亭里坐一坐,吹吹风,休息一下,抽支烟或喝口水,是大家的固有动作。聊聊天,看看周围的风光,令人心广神怡。尤其是夏天,乘个凉,恢复体力,是何等惬意。这就是为什么路亭又被称为“凉亭”的原因吧。
路亭墙壁高处,镶嵌有块石头,上面刻有当年建造、修缮路亭是捐钱、捐工的名字。下次要拍张照片贴上来。
一次细看路亭墙壁上有纸条贴着,上面有文字“天惶惶地惶惶,我家有个哭夜郎。过路客官念三遍,一夜睡到大天亮”。想不到路亭还有助小孩不夜哭的功能。后来上网一查,这个风俗全国很多地方都有。看来,这偏僻山中的路亭虽小,承当的功德却很有普遍性。
当年在定家坞小学和初中上学时,每天早上爬山去上学,爬到接近这个新路亭约500米,就往右分叉向下,走向自家坞岗;放学回家,则原道返回,经过这里时,是背朝路亭,除非回头,一般不看路亭,因此多年下来,“见亭不过亭”的总次数大有 1000多次吧。因而这路亭与我虽非“魂系梦牵”,但在记忆是十分深刻的。在当今网络地图十分方便的时候,也会看看这个路亭的现状,只是不太清楚。
近30年以来,定家坞村不断改善进村的道路,先是从坛石经岭后自然村,往岭后大岗进村部,降低岭后岗的高度,修建了一条泥土路,可以开车,不久这条路又拓宽、铺水泥硬化;再在2005年前后,通过村干部的努力、汇聚里里外外村民的资金,将村部通往清源尾自然村的道路也拓宽硬化;再加上年轻人在外发展的比较多,而且交通工具也大有改善,走路爬这条山路的人越来越少了。不少路段据说灌木草丛生了。不过还有不少登山爱好者、怀旧者会爬越山路,在路亭歇息。
2020年农历年初,堂弟祝增文、詹兰亭一家登山路,在清源尾群里发出几张照片,勾起我的回忆,写上几句,以作童年回忆之一。谢谢祝增文、詹兰亭一家提供的照片。
祝增荣 [发布日期:2020/1/28 21:52:33]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