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青春(一)
暮色青春(一)
那是一段终生难忘而艰难困苦的岁月,积极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于1975年9月15日,我们75届高中和前几届初中毕业生,齐聚公社革委会组织召开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欢送会。从这一天开始,十八岁的我就成了中国千百万知识青年之中的一员,开始了二十九个月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现实生活。
我们都是本地知青,全调关公社这批一共约百十来人,有的分配在和平、和发、光明、火星大队、五七林场、养猪场等,我被分在火星大队。火星大队当时有十一人,其中:男生五人,刘建平、李华明、李志祥、吕勤、刘佑保;女生六人,荣红、刘晓、何慧平、戴慧芳、薛建军、付琴。当天,大队安排的两辆手扶拖拉机,到公社把我们接到了生产队,男生在一队,女生在八队,两个生产队紧挨着。火星大队的知识青年,是按照每个人爱好和特长而分配去的。我们大队是全调关公社的文艺重点(实际上,我们也是一点点爱好罢了),大家曾经也是学校宣传队的,我吹笛子、李华明拉二胡、刘佑保搞朗诵、吕勤是爱好文学、李志祥和其他女生都是唱歌跳舞的。公社还专门为我们配了不少乐器,如变调套筒笛、二胡、板胡、京胡、低胡、月琴、三弦等。
到了农村的新家,一看到现状,心里开始发愣了,我们五个男生住在一栋比较大的土墙屋里面,也是上一届知青住过留下来 的。我和李华明一个房间、刘佑保和吕勤一个房间、李志祥住一个小房间。每个房间下面是隔开的,但是,2.5米的墙上面是通的,没有吊顶,晚上睡觉还能够听得到隔壁打呼噜都的声音。灶,是一个农村非常普通的土灶,烧柴只有稻草(当地全部是水田,没有旱田)。吃的水,是队屋禾场周围的大水沟的水,水有点澄黄色并且还有不少的微生物,上厕所要跑一里路,很不方便。不久,我们就开始了改灶、挖水井和筑厕所的三项大事。把灶改成了有烟囱的、在屋后大水沟旁边挖了一个直径2米多,深1.5米的水井,还在我们住的隔壁搭建一个比较好的厕所并且还在菜园种上了好多蔬菜。改变了生成环境,提高了生活质量。
女生八队那边。她们六个人,住三间房,但是,房子的质量没有我们的好(也是上届女知青留下来的)可是,她们的交通方便一些,在公路旁边离新港口桥很近。我们进出必须经过她们的住处,一般都是一起回调关和一起下乡来,很团结。从新港桥到调关街上差不多有12里路,走路要一个多小时。
下乡了没几天,荣红、何慧平、薛建军、付琴四个搭乘队里的手扶拖拉机去调关(拖拉机上面还有个大粪桶是去调关拖大粪的),她们都是性格非常开朗的几个人,坐在粪桶上面洋洋得意,时不时还来几句《颂歌一曲唱韶山》好不惬意。就在火星油厂前面转急弯的地方,哄隆!连人带车和粪桶全部翻到三米多深的大沟里面,浑身上下臭臭气熏天,还有不少稀泥巴,哭笑不得。好在都安然无恙,真是虚惊一场啊。以后,她们看到手扶拖拉机就吓的往一边跑,真的太可怕了。
待续
刘建平 [发布日期:2020/3/28 16:39:18]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