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乡 的 传 说
清朝康熙年间宁阳县属山东布政司兖州府管辖,宁邑城西有一村曰:沙窝村。
相传,沙窝村因古赵王河流经此地,淤沙积聚成沙窝,以自然实体(沙窝)名称作为村落名。
根据沙窝村的座落位置来看,古赵王河自东北方向经沙窝村东,郑庄村西流往南面,赵王河系赵宋时为入卞贡道所经,河势纤折,土人称之为九折十八汇,当年赵王河帆樯相望,数日行不出宁阳境。
沙窝村村南为南泉河的发源地.从东往西在村西部折向西南方向流入汶上境。
沙窝西瓜为当地特产,沙窝村土壤为沙质土,白天地温高,昼夜温差大,因而西瓜瓤红味甜,颇受人们的喜爱。历代沙窝人摸索出了一套成熟的西瓜种植经验,并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完善。
相传,清康熙年间,沙窝村有个闫保定,他出身寒微,但注重孝道,为人处世忠厚老实,虽未上过学,但对汉字也略知一二。人至中年,父母双亡,因家境贫寒尚未娶妻生子,孤身一人过日子,农闲季节常在外做些小买卖糊口度日。
约在公元一六九九年,闫保定年方四十有五,正值身健体壮血气方刚体魄,且具有充沛的精力,他走起路来步履矫健敏捷,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此年麦收过后,保定闲来无事,心想,何不借麦收刚过,秋季未到之际去江南做趟买卖,以贴补家用。思想之余,说走就走,闫保定便匆匆收拾行囊,备足途中粮饭,提了一个瓦罐挂在车把上以便途中饮水之用。推起自己的独轮小拱车,早早动身,先去了东乡柘沟一带,批了一车子盆盆罐罐,用粗井绳(注:沙窝的特产,用于从井中提水的粗草绳此村大人小孩皆会拧井绳,自古以来为各家各户用来换取油盐酱醋,针头线脑,贴补家用的经济来源,沙窝村的井绳曾销往汶上县苑庄,兖州县新驿,小孟,以及大汶河北岸,县内大黄亮子,葛石店,石碣集,大伯集,宁阳县城,泗店,东疏,西疏,黄茂等,茅草井绳远近闻名,曾有沙窝出千条龙一说,该产业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随着自来水管的普及便消声匿迹)牢牢地拴捆结实,即经兖州,徐州等沿途销往江南各地。
由于闫保定多年来经常往返于此地,又加上他做生意诚实可靠,且物实价廉,不消几天的功夫,即销售一空。然后用得来的货款在江南各地又买进卖出做了些小生意。
一天,算来离家多日,难免蒙生思乡之情,他就将自己的银钱清理了一番购置了部分家乡稀罕的物件,便打道回府,急匆匆往山东赶。
一日行进途中,闫保定见前面一位与自己年龄相当,身材魁梧,眉清目秀,气宇轩昂的一位书生,正一瘸一拐的往北赶路,闫保定便紧赶几步,与之攀谈起来。闫保定问;这位客官,您这是从何而来,到何而去呀?这时康熙皇帝看路上人烟稀少,正闷得慌呢!见有人搭讪,不禁喜出望外,赶紧应到;我今年二月去江南探望几家亲戚,在多处小住几日后,现急忙往家赶,由于路上走的太急,这不,把脚都磨起了血泡,疼痛难耐,但路还得走啊!闫保定看这位客官走路困难的样子,不免产生测隐之心。心想,我这拱车上的货物恰好不多,挪到一边也能放的下。何不让这位客官坐到另一边推他一程,路上说话啦呱,也是一个伴儿,何妨?闫保定将这一想法一说,康熙皇帝大喜,两人赶紧搬挪货物,挪出一边让康熙皇帝坐上,二人便急急忙忙往北赶。
二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亲如兄弟一般,闲谈之际,互通生辰八字,巧的是二人竟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都是大清朝顺治十一年三月十八日生,(1654,5,4)闫保定是子时生(夜半,又名子夜),康熙皇帝是丑时生(鸡鸣,又名荒鸡),这一叙,二人的亲热程度显得更加亲密无间无话不谈。
日行夜宿,数日后的一个傍晚即抵达闫保定的家乡---沙窝村。闫保定再三挽留,康熙皇帝答应在此留宿一夜,闫保定与康熙皇帝和衣而卧,住了一宿聊了半夜。
晚间二人聊了些一路的所见所闻,又天南地北海阔天空扯了一通。兴致未尽,康熙皇帝突然问闫保定;大哥,一路上咱只顾啦呱,忘了问你,您这里是什么地?闫保定说;俺这里是归山东布政司兖州府宁阳县管辖,叫沙(sha阴平)窝(wo阴平。(宁阳方言读瓦wa上声)村。康熙皇帝一听,连连摇头只呼;不妥-不妥,沙窝,沙窝,当如杀(sha阴平)我(wo阴平)。看您这村子当年赵宋时期应该是东傍赵王河,前邻南泉河,两面环水,村子又高居于河岸,居于村中即可看到水中的帆樯船来船往,好不热闹,真乃一福地也!当称卧龙岗方显得恰到好处。闫保定赞赏到;您真不愧是位读书之人!
注;(卧龙岗的村名口传至今已有316年之多。沙窝村南偏东有一口大井,天旱时,附近的村民靠此井提水浇灌庄稼,俗称龙头井,(注;此井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被填埋,此井往西约百米即是闫保定坟地。)从井往北看较两边偏高一些,村北肖家林处为龙尾。至今村内地形亦是如此。此项典故该村妇孺皆知。)
第二天一大早,康熙皇帝在闫保定家简单吃了点东西,便与闫保定辞行,并连说;大哥一路辛苦劳累,小弟终生难忘,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见面!闫保定再三挽留无果后,还想推起自己的小拱车再送他一程。无奈康熙皇帝就此拱手作揖告别。
康熙皇帝继续步行北上,考察了大汶河河工后,经德州返回了京城。
康熙皇帝返回京城后,闲暇之余,每每想起此次江南微服私访的林林总总,想起自己在遥远漫长的返京途中,因脚上染疾行路不便疼痛难忍,万般无奈之际能伸出他那温暖之手,推自已赶路的那位卧龙岗人士闫保定,还想起路途当中谈笑风生,无拘无束的每一瞬间,内心实在是无法忘怀。又加上路途当中曾给闫保定说过;一定不会亏待你的许诺。俗语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遂蒙生找寻故友的想法。
康熙皇帝便下了二道旨令;一是命山东地方官员务必尽快找到兖州府宁阳县沙窝村的闫保定。二是命京城的官吏带着轿车和轿夫紧随其后,待地方官员寻到闫保定后,即刻送京一叙。
据说,山东地方官员经详细排查,终于在沙窝村找到了闫保定。由于地方官员根本不清楚康熙皇帝为什么费那么大的劲要找一个远离京城的庶民(此时闫保定也更不知上次推的是当朝天子)。
官员们以误为闫保定犯了弥天大罪,所以找到闫保定后,便象对待囚犯一样即给他戴上了刑具,准备押解回京交差(其不知,此时迎接闫保定的钦差,轿车轿夫正在赶往宁阳的路上)。
由于闫保定一生勤劳忠厚善良,安分守己从没做过什么坏事和见不得人的事,加上更没和官府打过交道,也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连吓带气,血脉上冲,竟气决身亡。
地方官员和京城来的钦差返京后当向朝皇帝禀告,说您要找的闫保定已故去,如此这般---。皇帝听奏后嘘嘘不语潸然泪下,即追授闫保定为正封中宪大夫,随命山东地方官员,按四品衔为其重修坟墓重塑碑铭,共拨白银二十四万两(当地传说拨了一帑银子)。
后来,康熙皇帝所拨银子被各级官吏层层盘剥,克扣,真正到了修林立碑之时所剩无几了,当地官吏便简单地将林墓修整了一下,建石牌坊一处,命名为;代才太公林。并写有;康熙五十七年(?)岁次戊寅三月吉日立的字样。
闫保定的林,墓和牌坊等即立于沙窝村南边正对村中间的位置。一说是新中国成立之初被拆除,这一说法欠妥,因为,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叶出生的人尚记得闫保定坟墓的大至位置,以及坟前的墓碑,石供桌,石供桌南是石香炉还有石牌坊和望天吼。折除的时间应是高举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时期的某时间段。(1958--1965年期间)
(历史文化,世代传承,稍有润色,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敬请见谅)
附图;
参考资料:
1;在百度搜; 山东省宁阳县东疏沙窝村村名称历史使用用字的析.考和商榷
2;宁阳县志,东疏镇志,宁阳地名志,宁阳历史文化大观,大伯集村志,魅力宁阳(民间文化卷)。
3;2015年7月21--22日,走访了知此传说的肖,石,韩三位老同志(七十/八十岁)简单记录了一下。
4;此稿于2015年7月21日动笔,23日(当时倾盆大雨8--10点)下午修改完成。
** [发布日期:2020/7/10 17:06:41]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