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堂哥讲古)
(堂哥讲古)
精准扶贫
当年,陈一顺执掌大山大队帅印,按家乡宗族房头划分,算是二房出了人才,隶属二房的宗亲说话明显比其它房头的人大声。这不,年关到了,上级政府发放的救济物资就堆在大宇祖厝的大厅里。
二十队队长陈二根,二房头人陈亮的侄子,人称智多星,按农村通俗说——头壳好料,每年年关都要想招儿搞点救济,当他打听到某日晚大队研究分配救济物品给困难户时,他已经变戏法式赤裸全身披一床破棉絮蹲在大队部的大门旁,会议开不到十来分钟,村支书陈一顺指着披破棉絮的宗亲陈二根说,人穷到连裳裤都没得穿,这次上级拨来的那件棉大衣先给他吧。此时此刻此物此景还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书记话刚说完,众支委应喏。
这应该算是当时村一级“精准扶贫”的最好案例。
可惜,50年代那会儿叫救济,还没那么好听的词儿。
青藤茶道
写于真闲居
2019年07月31日
傅建春 [发布日期:2020/1/24 11:50:19]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