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傅家坝和永安大桥
永安·傅家坝和永安大桥
双流永安位于府河沿岸,距成都市区仅二十五公里。永安上有黄龙溪,下有华阳。永安又名傅家坝。
永安建镇较早,据说诸葛亮在这里发明、制造了“木牛流马”——鸡公车。“木马驿”、“木马镇”是永安最早的名字。
明未清初,湖广填四川,一傅姓人家迁到这里。傅乃大户人家,曾经出过翰林院士傅世炜,“平民教育家”傅葆琛,多位学士和将相。傅家为人亲善,口碑甚佳,当地人感其恩德,便将“木马镇”改为“傅家坝”。
民国时期,永安水运发达,南来北往人员鱼龙混杂,这给当地治安带来诸多隐患。自从“永安营”进驻到傅家坝,社会秩序才有了保障。至此傅家坝又称“永安”,既有感恩,又有永保平安的意思。
以前永安沿河街道是上河坝和下河坝,上河坝上面是台子坝。其实台子坝并非真正的街道,是唱大戏和集市的地方。如今上下河坝改名金马街。现在的学士街原名伤心街,据说这条街上经常有人卖儿卖女,因此取名伤心街。金马街沿河建造,地势低,每年要遭水淹。傅家坝曾经是成都至乐山的水运码头。这是傅家坝的房屋沿河而建的原因。
由于这条老街靠近河堤,可利用的土地十分有限。当地政府选择在地势较高的地方打造新街,致使沿河的低洼棚户区还能保留历史的原貌。
从成仁公路到傅家坝,要经过永安大桥。直行便是新街区。永安大桥连接着成仁路,通往红花、煎茶、籍田……
大桥桥面高出河堤许多,大桥一侧有段长达二十五级的红沙石阶梯,阶梯下面有涵洞沿河堤横穿桥下,从华阳到彭县江口的老路要经过这道涵洞,再从金马街穿过。
傅家坝逢单赶场,每到场期,涵洞下会聚集不少人。一位来自古佛洞、姓陈的中年汉子和他的徒弟在这里摆摊设点,除了理发、出售蜂蜜,他还能看八字,算吉凶,看病,推拿、按摩、打火罐样样在行。
到中午快散场时,聚集在桥下的农民大多回家了。只有一位老农在理发。
陈师傅穿着一件红色、对门襟的短袖衬衣,衬衣敞开着,肌肤黑里透红,一看就是劳动惯了的体格。我向他打听,永安大桥的历史。
指着上面的永安大桥,我问道:“这座大桥也有四五十年了,五一二没受影响?”
这时,他徒弟正在剪平头,陈师傅接过推子,给他徒弟作了个示范。然后裹上叶子烟。一边抽烟一边对我说道:“要照原来那样,早就垮了。”
正在理发的老农问道:“未必原来不是水泥的?”
陈师傅回答道:“你不晓得,那个时候钢筋贵,就用青杠棒棒,中间倒水泥,青杠棒棒咋个承得起,水泥还半干桥就垮了。”
陈师傅指着不远处的桥墩,继续说道:“就在那边,还能看到垮的水泥块块,人也不晓得埋在哪了。最后赔了点钱就算了。当官的说,修桥的时候,施工方没有看风水。原来的桥在现在的右手边,正好对着对岸的老虎嘴,那还得了!垮了才搌到现在这儿,正对的是老虎的肩膀。老虎的肩膀能承力,那就是吉兆。五一二地震都没半点裂缝。你们说,是不是风水的原因。”
“明明是用了钢筋,咋个扯到风水上了?”徒弟的话刚说完,陈师傅便冲他吼道:“你晓得铲铲!咋个码头要修来错开,咋个不修在老虎嘴上?你家的房子咋个不对着人家的山花档头?搞得不好,都要死人!”
陈师傅说的码头距离大桥二三十米,早已废弃不用了,但码头的台阶和墙面水位的刻度一直保留着,还经常有人打扫。毕竟这是历史的遗存。至于陈师傅说的老虎嘴,不过是对岸突出的土堆,建成仁路时,早被挖平了。如今两岸还能见到垮塌的水泥桥散落在河岸的水泥块。
摆完了桥的故事,陈师傅从三轮车上拿出一罐蜂蜜。他向我介绍,他在古佛洞远近闻名,都晓得他卖的蜂蜜真。十五元一斤的价钱也很便宜。有碍于面子,我留下了他的电话,需要再联系。2019-4于蓝谷地
肖康 [发布日期:2019/8/11 12:17:24]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