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感天动地
四级残疾人岳三定身残志坚,十余年如一日精心照服一级残废的老公和近90岁的母亲——
                                        大爱感天动地  
   举着拐杖还要借助椅子才能站起来,从卧室到外面堂屋需要挪动半个小时。今年61岁的一级残疾人卢跃明,10余年前因为从7米多高的建筑墙上摔下来导致一级残疾,这10余年来全靠他的残疾妻子岳三定的精心服侍,他才一次次从死神手中逃脱,望着妻子憔悴而苍老的面容,卢跃明的眼睛里滚出了热泪,10余年来这对患难夫妻用大爱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真情故事。6月8日,记者在双清区火车站乡卢家村2组见到了这对相拥命运的夫妻。
   卢跃明1949年8月22日出生在双清区火车站乡卢家村的一个贫困家庭里,从小聪明活泼的他因为家里贫困懂事很早。11岁时,他父亲因病无钱治疗而早早的离开人世,他带着5个年幼的弟妹艰难度日,当时卢跃明读书成绩优异,尽管家境贫寒,但他母亲还是不忍心让他辍学,一直坚持到卢跃明13岁小学毕业时,母亲才含泪向他说明了困难情况。卢跃明很能理解母亲的苦楚,忍痛放下书本,从此,在家务农。
   一直到21岁,当时芷江正修铁路,由于卢跃明当时身高1.69米,长得眉青目秀,并且老实、勤快、扎实,能写会算,很受领导喜爱。一同从双清区云水铺乡来修铁路的陈志对他是特别看好,经常时不时的对他说,要跟他当介绍,说有个家住云水铺贺家坳的亲戚家的女孩很不错,于是在他们回来后,就在陈志的带领下来到了岳三定家里相亲,他们一见钟情,这一看就成功了。
   1976年,时属于新邵县的卢家村划归到邵阳市郊区管辖,郊区范围也随之扩大,卢跃明被招工进入了火车站公社东宝建筑工程公司,做了一名砌匠师傅,当时是1.2元一天,每天都要上班,家里就全靠岳三定一肩挑了。1994年10月,东宝建筑工程公司在省办邵阳茶厂承包了维修工程,卢跃明刚好也就在这上班,由于中途有几天没有事做,一向闲不住的卢跃明看到这几天没有事做,就问队长那里有么子事做么?队长说要问一下公司才晓得,第二天队长就跟卢跃明说,“你实在闲得荒的话就到外面找点事情做啊。”于是,卢跃明就在附近找了跟私人搞维修的活干,就在做事的当天,卢跃明从7米多高的墙上面摔了下来,当时全身麻木,失去知觉,同事见情况十分严重,立马打了他公司领导的电话告诉情况,并把他送到了市中心医院急救动手术,从他头部摇眼子,拉了46天的牵引,用去了一万多元,不见好转,由于他所有的积蓄才3000余元钱,还欠了一万余元的债,无力向大医院治疗,有看到快要过年了,那砌屋的屋主家里条件也不太好,而卢跃明当时也是入了安全、养老、财产保险的,他的心又稍微稳定得一点了,所以他就也顺利的在公司领导的争取下获得保险公司的赔偿3000多元。可是从此以后,他们的日子也就不那么好过了,可是想治好的愿望仍然那么强烈。
1995年正月,家人又把卢跃明送到了长沙湘雅医院治疗,住了一个多月院,用去了近10万元,这钱都是好心的亲友和社会上的好心人支助的,还有那个砌屋的屋主筹的一部分钱,大家是一心想帮他治好。可是仍不见好转,根本不能行走,所筹的钱用完了,就只好再次回家了。以后就在家里靠吃药保了,这一保就是20多年,原来欠的债根本无力偿还,每年还得靠亲友支助,他们才能活下来。
(一) “爱’支趁他“坐”稳了
“如今我只所以不是倒在棺材里,而是坐在椅子上,这全靠我妻子用坚贞的爱和强大的毅力支撑着,20多年来我的大小便都只能床上,必须要她接屎接尿…….”看着憔悴而苍老了的妻子,卢跃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呀”。他的妻子岳三定每天早晨6时起床,7时煮好早餐后帮丈夫洗漱,用棉签给丈夫清洗口腔牙齿。8时给丈夫喂早餐。餐后给丈夫搓背,按摩手脚的内关和足三里等穴位。9时安顿丈夫睡下,便马上赶到附近的菜地忙活。10时回家看一看他需要什么,喂一次药。12时还要喂一次药。下午3时给丈夫翻身、按摩。4时戴手套用手为丈夫通便和清理床上的污物。一天三次给丈夫用热水擦背;晚10时安顿好丈夫睡觉后,继续打扫房间、搞清洁、洗衣服至深夜,每晚还要5、 6次起床接丈夫小便、倒尿。经常在半夜三更时,岳三定强忍刺鼻难闻的恶臭,双手把污物捧走,再用清水擦洗干净,弄得整夜都不能入睡。20多年来,岳三定就是用对丈夫不离不弃的大爱维持着,大家从未听到过她的一句怨言。
 可是尽管如此,他们艰难的日子还是无法维持下去,需要永远的支助,一向好面子的他们又从来不愿意向政府开口,这样岳三定的担子是越来越重了,除了要照护一级残废的老公以外,上面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需要她照护,原来他母亲还自己能照护自己,可是到了近两年,他母亲也瘫痪了,她就毅然挑上了这双重的担子。
(二) 累倒了又站起来
 2007年5月23日,岳三定为了维持家里的基本生活开支,通过热心人的帮助介绍,她在邵阳市东宝化工责任有限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为了省点车费,自己买了辆自行车。每天骑自行车去上班。23号晚上,她加班回家,由于天黑,而320国道当时在临时维修,把她要路过的一块水泥路面挖开了。当时又没有设置提醒牌子,又是深夜漆黑看不清楚。岳三定当时摔晕了好几个小时,后来泉塘村附近一个路过的农民看到后,喊来了几个人帮忙把她送到了邵阳市中心医院治疗。因为没有钱治疗,在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岳三定强撑着出了院,回家靠吃药保着。
  这一下子,卢跃明家三个人要吃药了,他80多岁的老母亲,自己和妻子,沉重的负担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2007年9月,岳三定的伤由于没有完全康复的原因,突发了,她痛得实在忍受不了,但是自己身上又只有100元钱,还要想到家里的必须开支,她又不愿意麻烦别人,于是当晚摸黑爬到了离家近2里路的320国道边,原来她是想爬着去的,刚好在3250国道边被一个开车的熟人看到了,于是就免费把她送到了邵阳市二人民医院,当时她身上就只有100元钱,还有点舍不得拿出来,那个熟悉她的开车司机向医生说了她家的情况,医师听到后便向上级的领导何主任反映这个情况,给她免除了一部分费用。但是还是要钱治疗啊,这位好心司机出了钱为她安顿好后,到她家把情况告诉了她亲戚,在此情况下,亲戚们为她筹集了2万多元钱送到医院,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伤势基本康复,但是还是落得了四级残废。后来,公路局得知她的情况后,给予了2600元的经济赔偿。
]     今年5月,卢跃明80多岁原从1960年一直当任妇联主任的老革命干部的母亲带着对这个好儿媳妇的不舍离开了人世,临别时,她拉着岳三定的手说:“媳妇,你太好了,这辈子卢家亏欠你太多了,对不住你呀……”。说完后,这位老母亲握着媳妇的双手闭目了。岳三定哭得像个泪人似的,记者在采访的时候,她母亲出殡才几天,他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了,好心的邻居经常送饭给他们吃,但岳三定怎么也吃不下,他们夫妻经常哭成一团:“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呀…….”。好心的邻居和记者等人都不由自主的掏出自己身上的钱要给他们,可都被他们一一拒绝了,卢跃明、岳三定夫妻现在还只有一个人享受到农村低保,45元钱一个月的补助能给他们多大的帮助呢?大家强烈呼吁相关部门,根据相关政策对他家进行特殊援助。卢跃明最后说:“他现在双脚还不能走路,请他原工作的东宝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相关部门承担起应承的责任,本人多次写信,递报告请求获得合法待遇及养老、安全、财产保险和今后生活问题给予适当补贴。”
 
(岳志勇刘敏报道)

岳梽柡 [发布日期:2019/4/16 15:09:48]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