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老城村


      今年四月一日,我回到了故乡河南孟津老城村。老城村自明朝嘉靖十一年(1532年)至1959年427年中,除1948年—1951年外,它一直为孟津县城。1959年9月县人民委员会迁入新城(长华)后,老城由一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变为一个自然村。老城村东门内有明末清初书法家王铎故居。明清时代城墙,城内文庙、城隍庙、十字街木石牌楼等古建筑多拆毁于1958年前。现在的老城村已没有以前县城所在地的辉煌和繁荣。改革开放后,村民的生活和住房有了很大的提高和改善,也盖起了很多土洋结合的楼房,但对老城古色有了很大损色,政府为了开发旅游修复了王铎故居,沿街两旁墙面喷为蓝灰色来反映明清特色,但对现代的人们来说看起来只是四不象,已失去老城古貌和韵味。
 出生于此的我,在眼睛有视觉后,首先映入眼帘的除了母亲的乳头,便是家乡这一地的贫穷与善良了。祖祖辈辈将希望播进这广袤而贫瘠的土壤里,辛勤地耕耘着这片厚实而沉重的土地。我的出生给这片土地留下了燥动的童年痕迹。如今的我已步入老年,远离故乡,但忘不掉关帝庙里母亲寄托的殷殷期望,以及飘萍于岁月的羁旅人生。乡情血脉渐渐深植我的灵魂,那么馨香、那么温暖,犹如一部充满力量的命运交响曲,伴着我人生的脚步走过岁月之河的坑坑洼洼。
 今天我散步在古老的村街上,路比以前宽了,路面比以前平了,新铺了柏油,路两边家家门前都栽了月季、牡丹和风景树,设了垃圾箱,还安排了环卫人员,街道很干净,可以闻到月季花的芳香。虽然我在外生活这么多年,都市的街道和大马路是这样宽阔,这样繁华和热闹,但我还是最喜欢故乡的村街,最爱故乡的村街。故乡的村街没有多少名堂,它很普通很平凡,不像北京的长安街、王府井大街、前门大街、西单大街那样有名,但它在我的心中却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它在我心中的位置和分量远远超过北京这些著名的大街。故乡的村街对我人生的影响是这些著名的大街无法比拟的。我不认为故乡的村街比这些著名的大街逊色,在我的心目中比这些著名的大街狭小和微不足道,故乡的村街在我童年的印象里是宽阔的战场和人生课堂。
 我爱故乡的村街,在我情感的世界里,故乡的村街更让我感动,更能够给我带来灵感,这些是北京那些著名的大街所做不到的,只有故乡的村街才能给予我这些东西,给我丰富的情感、给我心中的诗意,给我人生的感悟。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爱故乡的村街,也没有理由不去书写故乡的村街。
 故乡的村街是我生命起飞的地方,是我童年张开梦想翅膀飞翔的地方,也是我充满青春梦想的地方。所以它在我的生命里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这种位置是任何著名的大街无法与之相比的。我爱故乡的村街,我爱它的质朴、它的沉静,它的简单,它的泥土的芳香。
 清晨我和哥哥来到老城村的十字街,喝着家乡的油茶,吃着在过去过年时才能吃到的母亲油炸的糖糕,这也是我这次故乡之行在老城村吃的最后一次早餐,故乡之行,离别就在眼前。过去,我们都有一种何时再回的幽情,现在我们有的都是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激越……暂别了,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人,我们相隔已不再遥远,我们有几千里的里程,但也就几小时、喝一次酒的功夫……对,我们还有地球村一样的网络,有随时面谈的信息工具,我们的距离就是隔壁,就此而已!这就是我的乡愁。
王本善 [发布日期:2019/1/24 0:56:59]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