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苦思甜-我的祖母
三十多年过去了,母亲笑容一直记忆在脑海中,在日常生活中,在梦中常常想起母亲。心目中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呢?在我心中的形像憨厚老实,心地善良,待人和气大好人,在街邻中从来不得罪人,不和别人争强好干,吃亏在别人前头,不记较个人得失。
虽没有读过书,但懂得做人的道理。在那种年代,人的思想并不复杂,什么理想、人生观点、梦想主义等都不想,只想有饭吃就是万福。我家那时地理位置在街路口,过往的行人经常在那里歇脚,她不管闲忙总是放下手中的活给人家烧水渴,稍熟悉的人还管饭招待。
在六七十年代特别岁月中贫民百姓生活是何等坚难。过着缺衣少食,温饱不能解决的生活。大集体生产,大杆秤分粮,始终摆脱不了贫穷落后的面貌。每家都不富裕,百分之八十的家庭都吃不饱。少数人有饭吃,是占集体便宜得来的,象生产队长、会计、保管员之内的人,他们掌握着手中的权力,多吃多占集体财产,投机取巧,相互勾结,维护自已利益。在没有基制改革的时期,县社、大队、生产队为单位,公社管大队。在队分生产队。一个生产队最多二三百人口,有的队只有几十口。有七人组织队委会人员,设有队长、副队长、会计、保管员、计工员、排长、妇女队长等,他们主要工作不是带头劳动,而是靠嘴皮子。坑蒙拐骗,弄虚作假这里开会,那里检查工作之由吃公家的粮食,占公家便宜。政治口号挂在嘴上,抓阶级斗争,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作报告。报总结折腾得乌烟障气,不得安身,弱肉强食、称王称霸、黑恶势力泛滥,民不了生。在大集体生产期间,我们队里条件很好,水田耕地多,平田平地旱涝保收,每年都丰产,按劳取报酬,按人中计划分粮是分不完的,大有余粮,这些粮食哪里去了呢?一部分开后门送人情,一部分干部们分,一部分卖国家说国粮里子面子都有了,到年中可评劳动模范,就这样瞒上欺下,弄虚作假,苦了真正地劳动人。我是五十年代出生的,在农村生活了几十年,对于六七十年代的农村发生的事情是一目了然是亲生经历的。所以感处及深。
关于母亲的生世,生在旧社会,出生在不富裕农村大家庭,兄弟姊妹多,受封建社会影响裹小脚,又没成功,反而成为残疾。嫁给父亲又没过上好日子,比娘家还穷,时常靠娘家人帮衬。解放后搞土改,又成立相助组,后又转合作社,又成人民公社。政策转化快,好像人活着就是为了折腾,好得很、糟得很谁也说不准。
有关父亲属风流人物,两起两落之人,对家庭对儿女也算可以,但有点没责任之心。为人直率豪放,大有丈义疏财之风。在一九五五年至一九五八年期间当过村指导员,实行军事化管理,在村级干部中属最高指挥者,威风八面、好不风光。但好景不长,自已没文化,脾气屈工作方法过急,得罪了不少人,加上政策变化快,把持不住政策犯了落水不如鸡,当地富反坏右分子看待。从此我们家走了低谷,受人欺负。
家庭受到及大的牵连,跟着一路吃苦受罪,五九年是大荒年,饿死了不少人。国家发放救济粮,人平四两毛谷子。当时父亲派往小广山劳动改造。母亲、姐姐、哥哥和我相依为命,同甘共苦。那是个万恶的年代,没有意志是生存不来的。母亲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开批斗会,当坏分子看待,分粮食要下跪,等别人都分了才轮到我们。回家已半夜了,母亲坚持用小磨子把毛谷子磨碎和野菜一起煮粥吃,真是过着汤菜半两粮的生活,我差点被饿死,是好心人救了我。有一次母亲在自已的自流地摘了七个蚕豆角说她偷集休的,把她捆在柱子上亮相,就这样没人性的虐待我们。
到了七几年,艰难困苦的日子见见好转,生活基本稳定,温饱有些起色,但贫穷落后环境没有改变。经县委会决定派父亲带领几个人在外地做副业,交钱给了上,第一天交一元钱记个劳动日,这样以来大大壮大集体经济收入。家家都有钱收,带来了实惠,生活自然过得好了。邻队都羡慕我们生产队经济抓得好,有个好副业队长,从此我们家走向兴旺发家致富的道路,别人不敢再欺负,甚至有人还巴结起来,想带他们出门挣钱。为此父亲又神气了,有两钱经常帮助别人,吃吃喝喝朋友又多,名气越来越大,又是威风八面。但好景不好,政策又变了,做副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要割掉资本主义的尾巴,家庭财产没收,又罚款、蹲班房,最后说触犯了法律,判有期徒行十五年。经过八三年的叛乱反正,提前几年释放回家,这事后话。
自父亲服刑走后,家时面临政治压力,经济危机母亲病重在身,姐姐已出嫁,哥哥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我呢也是糊里糊涂的不知所措,政治没有说话的份,受人歧视,生活劳动处处受人打压。每天在生产队劳动,饭也吃不饱,钱没得用,更没有经济来源,还欠外债。母亲的病因没钱得不到医治。一到晚上叫换不停。疲倦了睡一会,天亮了又坚持操劳家务,做饭、打猪草、收割季节捡粮食,帮补下家里口粮。就这样相依相靠坚难的活下去。
转眼间已是七十年代了,哥哥也快三十多的人了,我也二十出头了,应娶妻生子了,但当时的家庭情况饭都没得吃,还异想天开,哥哥以前说了个表亲,因父亲劳教,人家借坡下驴不干了,(后来才娶刘登梅为妻)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给我提亲,我报着饶幸的心理试试看的态度去相亲,可能婚姻殿堂为我们敞开了大门,双方不谋而合,在不备的条件下我已成家。说句实在话娶上媳妇后给我们家带来了福音,有担当、有责任心的人,敢和恶势力作斗争,挑得起家中的担子,撑起一片天,生活有了起色,家境慢慢好转。能善待他人,在一起生活期间婆媳的关系相处和睦。就是相处的时间短,因母亲的病长期没能治疗,病情越来越严重,又借不到钱无能为力,当时的情景很悲伤,眼泪巴巴的看着我们,不甘心对这个这社会不甘心,自已的丈夫没能回家看一眼,大儿子又没娶上媳妇,自已也没有过花甲,这算什么回事。结果没能逃出病魔,撒手仙游了。对于母亲的死,我是悲伤的。当时家境好点,若有人支援点经济及时医疗,不至于过世的这么早。母亲的一生属最苦难的一生,家里没钱没能力闹夜,弄了口薄棺草草地安葬了。至今我心里过意不去,只怪儿女们没本事,不能厚葬老母亲,也是终身遗憾。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对母亲的怀念是永远忘不了的,在我心目中是世界最伟大的母亲,她一辈子为人宽厚老实、贤慧善良、知情达理、待人和气平易近人,菩萨般心肠,济贫救苦的皓天之德。
我们一定要告诫下一代,将来不管多富有,官职有多高,任何时侯都不忘衣食父母,养育之恩。做有道德的人,乐善好善,尚德崇德,重礼明礼,修智修性。
冯显富(我的叔父)
2018年11月16日
我本布衣 [发布日期:2018/11/17 1:24:37]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