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归乡
天空纷纷扬扬飘着细雨,天地在寒风中变得一片灰濛濛的。阿蔡顶风冒雨,身背着离乡时的那个蛇皮袋,独自一人在泥泞的归乡小路上踟躇而行。
此刻,村里各家各户为团圆而烧的木炭火盆肯定火焰熊熊了?为了除夕准备的客家黄酒已经开缸启封了吧?孩子们是否穿上新衣裳已经点燃除旧迎新的爆竹呢?.......
家,离他那么近,就在古榕树下闪烁着灯光的那栋屋里。而此刻他却又觉得回家的路是那么遥远,每向家门移动一步,心中的愧疚就会加重一分。从年初告别父母妻小,到外面的世界闯荡一年,然而一年的忙碌奔波并未收到预期中的成果,最终两手空空,无功而返。他的心如大山一般沉重,男儿走四方,挣不回父母妻儿的期望,挑不起重若泰山的责仼,除了内疚,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他的脚印终于从泥泞的路上延伸到了家门口,他刚要伸手敲门,但又止住了。因为,他听见了父母妻儿念叨他的话语。因为他未归来,家人谁也不肯动筷端碗,喜庆丰盛的年饭失缺了滋味。他狠劲擦了一把眼睛,平静了一下心情,才推开了门,身上披着雨水、裤脚沾满烂泥站到了家人面前。
他年迈的父亲一震,满脸愁容顿然变成喜悦;母亲睁大了双眼,眼里点燃了惊喜的火苗;妻子张了张嘴,明亮的双眸霎时盛满了泪光;娇儿欣喜地叫了一声“阿爸”,张臂扑进了他的怀里.......亲情,屋子里的暖气和酒香使他双眼潮润.......
妻子为他脱掉被雨水淋湿的衣服;母亲把桌上未动过筷子的菜再去热着;父亲把他拉到火盆边坐下,给他倒满了一碗杨村黄酒,说:“喝一口吧,暖暖身子。”他捧着酒碗说:“我.......没本事不中用,又荒废了一年的好时光。”父亲举着酒碗,和他一碰说:“过年了,你早该回来,没赚着钱不要紧,能平平安安回家团圆比什么都好。喝了这碗酒,保证你来年有好运走!”
饱含于眼眶的热泪,顿时如断线的珍珠纷纷滴落入酒碗,他和着泪仰头一气喝下了碗中的酒,浑身上下,包括胸中已经疲惫的心开始暖和。他咂了咂嘴,品出了一缕甘醇,也品出了一份辛酸。而眼中的迷雾却渐渐消失,看到了父母、妻儿开心的笑靥.......
欢笑飘出窗外,酒香飘出围屋,醉倒了山岭,醉倒了古榕。他在这一刻也似有所彻悟:我们年年盼好运,可好运在哪呢?原来好运就在父亲沉沉的叮嘱里,在母亲风中的期盼里,在妻子晶莹剔透的目光里,在这除夕醇如琼浆的团圆酒里。有了团圆的欢乐,比拥有金山银海还要富有啊.......
归乡的游子,好好珍惜这份团圆吧!
阿 根 [发布日期:2020/2/22 21:56:12]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